阿昌族神话故事一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阿昌族神话故事一则

阿昌族神话故事一则插图

遮帕麻与遮米麻

这是一个最古老的故事,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告诉我们人类的始祖遮帕麻和遮米麻造天织地,创造人类的经历。这个故事是天公遮帕麻亲口告诉我们阿昌的活袍(巫师),再由活袍世世代代口传下来。

在远古的时候既没有天,也没有地,只有“混沌”,混沌中无明无暗,无上无下,无依无托,无边无际,虚无缥缈。记不得是哪年哪月,混沌中忽然闪出一道白光。有了光,也就有了黑暗;有了明暗,也就有了阴阳。阴阳相生诞生了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米麻。明暗相间产生了三十员神将,三十名神兵。

遮帕麻没有穿衣裳,腰上系着一根神奇的“赶山鞭”,胸前吊着两只山一样的大乳房。他挥动赶山鞭召来三十员神将,三十名神兵,还有三千六百只白鹤飞到他的身旁。他叫三十名神兵背来银色的沙子,他叫三十员神将挑来金黄色的沙子,他叫三千六百只白鹤鼓动着它们雪白的翅膀,掀起阵阵狂风。有风就有雨,遮帕麻用雨水拌金沙造了一个太阳,用雨水拌银沙造了一个月亮。遮帕麻造的月亮就像泉水凉阴阴、清汪汪,遮帕麻造的太阳像阿昌家的火塘火辣辣、亮堂堂。太阳造好了,可惜没有窝;月亮造好了,可惜没有放的地方。遮帕麻用右手抓下左边的乳房,变成一座太阴山。他又用左手撕下右边的乳房,变成一座太阳山。两座山一样高,山高十万八千丈。遮帕麻舍去了自己的血肉,从此以后,男人没有了乳房。遮帕麻张开胳膊,右边夹起光闪闪的月亮,左边夹起火辣辣的太阳,迈开了巨人的步伐。他跨出一步就留下一道彩虹。他走过的地方踩出了一条银河。他喷出的气体变成了满天的白云。他流下的汗水化作无边的暴雨。遮帕麻来到山腰,举起月亮放到太阴山顶上,让月亮有了歇脚的地方;举起太阳放到太阳山上,从此太阳有了归宿。遮帕麻在两山中间种了一棵梭罗树,让太阳和月亮绕着梭罗树转。太阳出来是白天,月亮出来是夜晚。遮帕麻又用珍珠造了东边的天,用玛瑙造了南边的天,用玉石造了西边的天,用翡翠造了北边的天。天造好了,遮帕麻派龙鹤早牻做东边的天神,派腊哿早列做南边的天神,派孛劭早牻做西边的天神,派耄祢早牻做北边的天神。

就这样,遮帕麻创造了日月,定下了天的四极。他造的天像张开的幕布,他造的日月光芒四射,遮帕麻的名声也从此流传下来。

在天公造天的同时,地母也开始织地。地母遮米麻刚诞生的时候,裸露着身体,头发和脸毛有八长,长长的脖子上长着一个比芒果还要大的喉头。遮米麻摘下喉头当梭子,拔下脸毛织大地,从此以后,女人没有喉头,也没有了胡须。遮米麻拔下右边脸上的毛,织出了东边的大地;拔下左边脸上的毛,织出了西边的大地;拔下下颏的毛,织出了南边的大地;拔下额头的毛,织出了北边的大地。东、南、西、北都织好了,大地比簸箕还要平。遮米麻的脸上流下了鲜血,鲜血变成了大海,淹没了整个大地。遮米麻用她的肉托起了大地,使世界有了生机。遮米麻的功绩就像大地宽阔无际,像海水深不见底。

天公造完了天,地母织完了地,但是,天造小了,地织大了,天边罩不住地缘,狂风席卷着海面,波浪拍打着天空。遮帕麻拉住东边的天,大地露出了西边;拉住南边的天,大地露出了北边。苍天拉出阵阵炸雷,震撼着天涯海角。遮米麻连忙抽去三根地线,大地产生了强烈的地震。结果大地有的地方凸起,有的地方凹下。凸起的地方成了高山,凹下的地方成了平原、山箐。大地缩小了,天边盖住了地缘。从此,白天太阳把大地照得通明透亮;夜晚月亮洒下银色的光芒;青草把草原铺满;森林把高山遮住;鱼儿在水里嬉游;小鸟在空中歌唱。

天幕和大地合拢了,天公来到了大地上。“是什么样的巧手织出来的大地?是什么样的魔法使天地能伸能缩?”望着苍茫神奇的大地,遮帕麻百思不解。他带着神兵将,提着赶山鞭,在大地的四周漫游,要把创造奇迹的地神寻找。

遮米麻把抽出的三根地线绕成团收好,看着给大地投来光明的月亮,给大地送来温暖的太阳,和慢慢飘来浮去的朵朵白云,好似走入了一座迷宫。她拼命地奔跑起来,上高山,下深箐,要去找寻造天的神。肚子饿了,她爬到树上采下鲜嫩的树尖,搞来山果野梨充饥;夜幕降临时,她就在石洞、树洞里藏身;天热时,她把芭蕉叶顶在头上;寒冷时,她把树叶、茅草披在身上。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空气是宁静的,没有丝毫声音,河水停止了流动,林木也垂下了枝叶,一切都在静静地等候着天公和地母的来临。在大地的中央,在高高的无量山上,遮帕麻和遮米麻相遇了。他们相见就像太阳和月亮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他们相见就像星星盯着大地,永远不会满足。

遮帕麻赞扬遮米麻织的大地有巍峨的崇山峻岭,有辽阔的大草原,有肥美的河谷坝子,还有那宽阔的海洋。他说:“我造的天就像一朵云彩随风飘,只因有了您织的大地,天才有了支撑,有了根底。”

遮米麻伤心地答道:“山高没有人砍柴,林深没有人打猎;田野肥沃没有人去耕耘;海洋宽阔没有人去打鱼,大地有什么用?还得有支配世界的人啊!”

“你能织地,我会造天,让我们结合在一起来创造人类吧。”遮帕麻说道。

在那个古老的时候,大地上仅有遮帕麻和遮米麻这一对人类的始祖,无人为他们说媒,也没有人为他们定亲。他们想结合在一起来创造人类,又怕违背了上天的旨意。他们就决定到相距很远的两个山头上,各生一堆柴火,让腾起的火烟来代表天意。遮米麻用两块石头相碰找到了第一个火种。遮帕麻挥舞赶山鞭,抽出一串串火花。他只留下一朵火花点燃了自己的柴堆,其他火花飞到天上,变成了满天的星斗。两座山头上同时冒起两股浓烟,在高高的天空上相交,合成了一股青烟,久久地在天上扭转盘旋。

遮帕麻和遮米麻结合了,他们就安身在大地的中央。过了九年,遮米麻生下了一颗葫芦籽,遮帕麻把这颗葫芦籽埋在土里。又过了九年,葫芦籽发出了嫩芽,葫芦藤长得有九十九长,可是,整根藤上只开了一朵花,只结了一个葫芦。葫芦越长越大,遮帕麻怕它撑破了大地,就用大木棒打开了一个洞,立即从葫芦里跳出来九个小娃娃。最初的人类就这样被创造了。但是,在很长的时期里,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发挥他们的四肢,也不知道怎样使用他们的大脑,他们既不会熟食,也不会建造房屋,他们如同鸟兽一样,被变幻莫测的大自然吓得躲进了深深的土洞里。后来,遮米麻教会了他们刻木记事,用占卜和咒语来驱赶疾病和灾难。遮帕麻教会了他们打猎、熟食和盖房子。

大风吹过树梢,带走树木的种子,撒满大地的每个角落,独木变成了森林;鲤鱼到浅滩摆好籽,把鱼种粘在沙粒上,海水卷走沙层,鲤鱼布满了大海;九兄妹互相交往,人类就慢慢地多起来了。而且,他们不像他们的父母那样愚昧无知,他们已经变得聪明能干,他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这样的好日子不知过了多少年,突然,在一个早晨,闪电劈倒大树,惊雷打落了窝里的小鸟,狂风吹开了天幕的四边,暴雨降落到大地上,洪水淹没了所有的村庄,大地又变成了一片汪洋。

天破了地母会补,遮米麻原来留下的三根地线缝合东边、西边和北边。一根地线缝一边,缝合了三边,用完了三根地线,南边的天地无线缝补。东边的天补好了,太阳和月亮又从那里升起。西边的天补好了,太阳和月亮到那里歇息。北边的天补好了,深夜里,北斗挂在北边的天幕上。只有南边的天无线去缝补,南边还在刮大风,下暴雨。

遮帕麻和遮米麻商议,决定在拉涅旦造一座南天门,来挡住从南边吹来的风雨。有一天早晨,天还没有亮,遮帕麻就告别了遮米麻,带领着三十员神将和三十名神兵,挥动着赶山鞭向南方出发了。高山挡住去路,遮帕麻挥动赶山鞭,把它赶到一旁。河水拦道,遮帕麻把赶山鞭往河两岸一搭,就架起一座桥梁。走了不知多少日日夜夜,终于到达了拉涅旦。

拉涅旦的平地泡在水里,活下来的人和动物一起被困在山头上。洪水每天还在往山顶上涨。遮帕麻立即率兵将用石头筑起了一道挡洪水的墙,用木头造了一座挡风门,这门就叫南天门。洪水制服了,风雨挡住了,动物又开始了捕捉食物和繁殖后代的活动。人们又从山顶上回到了平地,重新建设他们的家园,恢复了和平和安宁的生活。

造南天门时,智慧而美丽的盐神桑姑尼,来到了遮帕麻身边,心中燃起了对遮帕麻火焰一样的爱情。她除了像影子一样紧紧地跟随在遮帕麻的身后,还不时地用甜美的言语把遮帕麻引诱挑逗。这时,遮帕麻就要回中国,她苦苦哀求遮帕麻留下,说:“我来到这块土地上,不光为了给你的后代子孙带来食盐,我是为了陪伴你啊,才在这里久久地把你等候。如果你真的要抛下我,我将会在痛苦中,和我的食盐一起消失。”伟大的天公遮帕麻深深地陷入了桑姑尼的情网。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锡伯族神话故事两则

2021-10-12 10:42:00

神话故事

怒族神话故事四则

2021-10-12 13:32: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