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伯族神话故事两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锡伯族神话故事两则

锡伯族神话故事两则插图

喜利妈妈的传说

老早以前,在大兴安岭脚下,呼伦贝尔草原上,活动着一支打猎部落。他们在莫昆达(族长)毛的率领下,有时到茂密的森林里去围猎獐狍熊鹿;有时到草原中捕杀野猪、野兔和野鸡;也有时到河里湖里驾驶着“快马子”、“独木舟”用渔叉捕鱼。孩子们也在湖边采蚌、捞虾,或者在草棵里拣鸟蛋。他们穿的是兽皮制成的衣裳;吃的是兽肉、鱼肉,过着有兽大家围打,有肉大家吃,有福大家享,有祸大家当的群居生活。要问这个渔猎部落是什么人?告诉你,他们就是锡伯族的祖先——拓跋鲜卑。

一年夏天,这个部落在莫昆达的带领下,进到深山里去打围(打猎),把那些年老的、病残的和孩子们留下来,让喜利姑娘和她的“阿谋”(爸爸)负责照顾这些老幼病残。喜利姑娘这年十八岁了,是个聪明、勇敢、美丽而又体贴别人的姑娘。说她美丽,她美得连大草原上的鲜花见到她都羞得不敢把头抬;论聪明,那真是无论多么难的事,从来还没有难倒过她;讲勇敢,她弯弓能射白额虎,下水能捕大鳇鱼。织网、划船、甩棒打兽样样精通;全部落的人又都夸她有老有少,善于待人。上山打猎的人们,已经走了三天三夜了,一直没有人回来。眼看着吃的东西不多了,喜利姑娘暗暗着急,就和阿谋商量,到洞外弄点吃的。阿谋点头同意。于是喜利姑娘带上了弓箭,拎着甩手棒向山上走去。走着走着,突然从草丛中窜出一条灰狼向她奔来。她赶忙取下劲弓,搭上利箭,刚要射去,只听得一阵“汪汪”的犬吠声,原来是她那只心爱的猎犬跑了上来。她知道猎犬是要为她做伴同行,于是她带着猎犬向山顶走去。走到山顶,正往四下看时,就听到隆隆巨响,前边远远的山间闪起了火光。一霎时,天昏地暗,百鸟乱飞,野兽狂奔,那猎犬也竖起双耳,围着她“汪汪”狂吠。姑娘这时只觉得天旋地转,站也站不起,走也走不了,全身歪歪斜斜,连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她正在惊慌之时,就见东南方红光闪现,火焰直冲天空,那远处的山顶上喷出老高老高的红雨来。这时大地震动,喜利姑娘被抛出老远,幸亏被一片矮树林拦住,才没有滚下山坡。

过了一会儿,大地不大震动了,山也不大摇晃了,喜利姑娘也能站起来了,猎犬能走路了。喜利姑娘望着前边的山头,心里想,这是怎么回事呢?莫不是我们得罪了山神?还是得罪了天帝?那喷火的山头一带,正是那些上山打猎的族人们常去围捕野兽的地带。我得去看看,想到这里,她急忙朝着那个山顶快步走去。还没等她爬到山腰,就觉得热气扑脸,肉皮发疼。又往上爬了一阵,抬头一看,那远处的山顶,哪里还有山顶,只剩下了好大好大的一个红彤彤的大山口,向外流淌着一股红黑色的水,洞口烟雾缭绕。红黑色的水流过的地方,噼噼啪啪直响,树林着火了,绿草烧焦了。她站在这里,好像站在蒸笼里一般,浑身冒汗。她不能再往前走了,只好顺着原路返回。当她回到原住处不远的地方,看到了老阿谋和留家的老老少少们,正在小土包上向远处眺望。喜利姑娘大喊一声:“阿谋!”就直奔人群跑去。原来这些人们听到巨响之后,看到东南方上空通红通红,认为是上天怪罪他们,就跪在洞外向老天爷祈祷。阿谋看到喜利姑娘回来了,总算放下了悬着的心。猎犬也在老主人面前摇尾撒欢。

等到第二天,喜利姑娘和留下来的人们又都朝着东山坡上望着,盼着亲人们满载而归。盼啊,盼啊,盼到太阳已经落到大草原后边去了,也没有盼到亲人回来。日出日落,盼了一天又一天,亲人们还是没有回来。喜利姑娘几次出去寻找,连亲人们的足迹也没有发现。看来亲人们是遭遇到了灾祸,没指望了。今后的日子怎么办呢?这副担子毫不留情地落在喜利姑娘父女俩的肩上了。他们这些人不能去打围了,只能在草原上、山脚下、森林边打些兔子、野鸡,挖鼠洞,或到河边去叉鱼捞虾,可却填不饱这些人的肚子。有时要挖草根,剥树皮,摘松子,撸树叶子吃。人们一天天地瘦下去,再加上思念亲人,真是病上加病,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人间。最后只剩下喜利姑娘父女俩和九对童男童女。这父女二人挑起了照顾十八个孩子的重担,她精心照顾孩子们的饥饱冷暖,还带领孩子们到洞外去玩耍,她给这十八个孩子每人做了一把弓,教他们拉弓射箭。孩子们一天天地长大了,喜利姑娘和她的阿谋却一天天地瘦了。

哪里想到,就连这样勉强度命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自从那天山顶喷火之后,接连九九八十一天没下一滴雨,七七四十九天没飘一片云。大草原的土地干得直冒烟。大兴安岭的石头热得能烤熟鹿肉,树干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青草一搓就成了碎面儿,河底干裂的大缝能放下脚,山下的泉眼也只能在早晨淌出几滴水。天空中的鸟不敢从这里飞了,山里的野兽也没法在这里呆下去了,河里的鱼虾早就没了,喜利姑娘他们二十口人也断了活路。他们向老天爷、向山神哀求许愿,可天还是火辣辣地热,偶尔有几片云浮来,一到这一带,就给热浪吹散了。眼看着没活路了,喜利姑娘对阿谋说:“阿谋,咱们搬到能活命的大山那边去吧!不然,都会饿死在这里的。”老阿谋听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孩子,我何尝不想带他们去找个好地方?可是,搬家是件很难办的事啊!不用说带着这十八个孩子走,就咱爷俩走到大山那边也不容易呀!要想翻过这大山,那就要先渡过六九五十四条大河,跨过七九六十三道沟,爬过八九七十二座山头,攀着九九八十一座悬崖峭壁,才能走到那有人住的地方。还不知道那里是不是像咱们想的那样。我听你奶说过,只有咱们的先人叫‘毛’的莫昆达,领着一些年轻人到过那边。这样难走的路,咱们怎么能走得了啊?”这真是搬家搬不起,住下活不成。喜利姑娘听了这番话,暗自盘算,难道我们就在这儿等死不成?不行,她闷闷不乐地走到外边,太阳还是火辣辣的。她默默地跪在地上,请各路神灵指路:请山神多多保佑,山神不敢露面;请土地给想个办法,土地连大气也不敢出;她喊风婆婆,风婆婆不说话;她招呼云中君,云神连个影子都不见。喜利姑娘急得两眼冒金花,气得双脚直跺地。一怒之下,她取下劲弓,搭上利箭,拉个满月,朝日头老爷刚要射,只听身后一声断喝:“住手,不要胡来!”喜利姑娘转过身来一看,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骑在一头高大的四不像身上,站在洞口上边的一棵大树旁,慢慢地对她说:“喜利姑娘,你不要冒冒失失地乱发脾气,这不是太阳神让天大旱,乃是住在那冒过火的山口里的旱魃在兴妖作怪。那旱魃是一只独脚魔怪,走路时一步一步地跳着走。可它能从嘴里喷火,喷到树上树起火,喷到草上草冒烟,喷到水上像开了锅,喷到石上石头被烧得噼啪响。云彩被它喷散了,风也被它喷没了,人要是一碰上它,浑身的血就被烤干了。玉帝被你的诚心感动了,让我转告你,要想解除旱灾,就必须除掉那个旱魃。要想除掉它,只有用天宫里的捆魔锦带,才能降伏它。因为它喷出来的魔火,不能烧毁锦带,锦带却能把它捆起来。可这锦带得你亲自到天宫向玉帝去求借,别人是求借不来的。你是一个好姑娘,要记住,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也千万不能灰心!”老人说完话,两脚一磕四不像,冉冉地升上了天空,直向西天飞去。

喜利姑娘心中高兴,转身回到了洞里去告诉阿谋。阿谋点点头说:“这真是件大喜事,咱们有盼头啦!可是……”老人犹豫了一下迷惑地说:“孩子啊,就算玉帝能把捆魔锦带借给你,那你可有法子能上到天宫?”阿谋这么一问,喜利姑娘笑容没有了,她后悔极了,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向老人打听明白上天的办法。现在该怎么办呢?她想啊,想啊,突然想到每年七月七日,牛郎织女相会不都是喜鹊在天河上给搭起鹊桥嘛,喜鹊能在天上给牛郎织女搭桥相会,我何不求它们帮我飞上天宫!看来上天有希望了。她坐下向阿谋说了自己的想法。阿谋摇了摇头说:“这些天来天旱无雨,闷热难挡,飞禽走兽早已躲到老远的地方去了,你到哪里去找它们呢?”喜利姑娘也低下了头。这一夜,她没有睡觉,她知道求神拜佛是没有用了,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去找了。第二天天刚亮,她把家里的事托付给阿谋去照管,便携带弓箭,牵着猎犬,沿河向下游去寻找喜鹊。走啊,走啊!她来到一棵万年松下,向老松树打听喜鹊的下落。奄奄一息的老松树费劲地说:“头些日子它们曾在这里落脚,现在不知它们到哪里去了。老天爷再不下雨,我这老命也都完了。”喜利姑娘又往前走,不知走了多少个白天黑夜,跑了多少路。一天晌午,只见一群天鹅在空中飞。她大声地问天鹅,可知道喜鹊的下落?天鹅扇动着翅膀摇着头;她又往前走,只见几只仙鹤在空中飞翔。她摇着手大声地问:“尊敬的仙鹤,请你们停一停,我有要紧的事儿向你们打听!”仙鹤听了,在空中盘旋了一阵,落在了喜利姑娘的面前。领头的仙鹤收拢了双翅:“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喜利姑娘把要找喜鹊帮她上天去见玉帝的事讲了一遍。领头的仙鹤长唳三声说:“喜鹊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就在这里歇歇脚吧,我去把它们找来帮你。”头鹤展翅飞上了天,越来越小,不一会儿就无影无踪了。喜利姑娘有好多天没有安安稳稳地睡觉了,身体已经很累了,刚一坐下,就打起盹儿来,猎犬也在她身边蜷缩尾巴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嘈杂声惊醒了,睁眼一看,只见那只领头的仙鹤领着千万只喜鹊遮天盖地朝她这里飞来。领头的仙鹤落下来了,随着落下来的还有两只大喜鹊。它们走到姑娘眼前说:“我们已经知道你的困难,佩服你的诚心,我们愿意帮你去见玉帝。你要记住,我们把你托起后,你要立刻闭上双眼,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睁眼。我们把你送上天宫后,还会接你飞回你的家的。”说罢,领头仙鹤让喜利姑娘骑在它的背上,左右有两只大喜鹊托着。前面有仙鹤、喜鹊开路,后边有群鹤共飞。前后左右上下都有仙鹤、喜鹊把喜利姑娘围在当中。猎犬躺在姑娘怀中。只听一声长唳,仙鹤、喜鹊展翅腾空而起,鼓翼飞翔。喜利姑娘紧闭双眼,抱着鹤颈飞上天空。只听得耳边风声、雷声直响。飞了老长时间,只觉身子一沉,睁眼一看,已停在南天门外。她下了鹤身,忙向仙鹤、喜鹊致谢。尽管天宫美景非凡,可喜利姑娘没有心思去观赏,走到天门前,请巨灵神给玉帝报信,说凡间小女喜利求见。不一会儿巨灵神传旨,让她进见。姑娘在侍从的引导下,来到了大殿,叩拜了玉帝。玉帝嘉奖喜利姑娘说:“你是一个心地善良、勇敢的好姑娘,你的来意我已知晓。你很累了,先在天宫休息休息,游玩游玩再去除妖。”喜利姑娘连忙下拜:“启奏玉帝,小女请圣上大发慈悲,除掉那个恶魔,让我们族中的孩子们得条生路吧!再不赶快除掉那个旱魃,我们那里就得变成一片沙丘,万物都活不成了。”玉帝听了,感到这个姑娘的一片爱心,说:“我的那条缚魔锦带,是各类恶魔的克星,它放在后山的藏宝库里,有专人保管看守,需要你亲自到后山去借取。还要看你的造化喽!”于是派两名天将护送姑娘去后山宝库。天将完成任务后回前殿复命去了。喜利姑娘来到后山一看就愣住了。只见那云雾缭绕的山巅,看不到山的真实面目。连上山的路都没有,还上哪里去找宝库哪!但是姑娘并没有被吓住,她只有一个心愿:为了孩子们能活命,我就是把山翻个个儿,也要找到宝库的门。她让狗去探路,自己围着山去找洞门。找着找着,爬到山顶了,只见在一棵神树上,落着一只眼射凶光的好大好大的苍鹰。这大鹰看到姑娘的到来,立即振起双翼,向她袭来。喜利姑娘一闪身,苍鹰扑了个空。但那袭来的劲风,差点儿把姑娘吹倒。那大鹰一转身又向她抓来。姑娘大怒,弯起劲弓,搭上利箭,嗖地射出一箭,却被大鹰的利爪抓住,随着又向她扑来。姑娘见势不妙,来不及搭箭,便持弓射去。不料弓又被大鹰攫走。慌乱中,她捡起石块儿,连连向鹰打去。大鹰让过石块,抿起双翅,流星般向她的两眼叼去。只听得姑娘“”的一声,后背着地,双腿一曲一弹,正踹在鹰的头上。由于鹰的来势太猛,姑娘的力量又急又大,竟将大鹰踹出老高,跌落在山崖边,扑棱着翅膀,“咯、咯”地惨叫。姑娘刚刚跃起身,就听到一声断喝:“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伤我护库神鹰?”姑娘循声望去,只见神树下站着一位英俊少年,满脸怒气地注视着她。姑娘紧走几步,躬身一礼道:“我是从地上大兴安岭来的,名叫喜利。多蒙玉帝恩准,让我前来宝库借取缚魔锦带,用它去除掉那个旱魃恶魔,拯救我族儿女的生命。方才被神鹰逼得我没法躲避,才使出了这么一招。伤了神鹰,小女知罪!”那少年听了哈哈大笑地说:“原来是从大兴安岭来的稀客,有一个叫‘毛’的人,不是在你们那里吗!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我叫海尔堪,在天上掌管牲畜。因为把父王玉帝心爱的龙驹麋鹿,私下送给‘毛’两头,犯了天规,被贬到此地看管宝库。再过一个甲子,就可恢复原职,使下界的牲畜生息繁衍了。我很佩服你的胆量与为人,我马上取锦带给你,用过后要及时送回,千万不可失信。捆魔锦带是用九条彩带编成的,镶边的两幅,用完后,你可以留下,作为你的护身宝带。”说罢,示意神鹰去取锦带。神鹰飞起,猎犬也悄悄地随着神鹰的影子跑去。不大工夫,神鹰叼着条闪闪发光的彩带,交给了喜利姑娘。猎犬也紧紧地卷着尾巴跑回来。喜利姑娘谢别了海尔堪,正要转身走去,海尔堪拿着一条白色的带子送给姑娘说:“这是我自己练成的一条清凉玉带,系上它魔火不能烧身,你拿去防身吧!”姑娘再三致谢,系着玉带,怀揣锦带,走出了南天门,在仙鹤、喜鹊的护送下,回到了大兴安岭的家。刚一到家,就直奔火山口,只见那火山口还不时喷出岩浆,一接近火山口,就被烤得满脸刺疼。她赶忙把清凉玉带披在身上,大步地向洞口走去。尽管有清凉玉带护身,头发还是有些发焦,浑身流着热汗。姑娘哪里还顾这些,快步向洞口冲去,又被热浪推了回来。她卧倒在地上向前爬去,那滚烫的地面灼伤了她的手脚,她还是向洞口爬去,好不容易爬到火山口,猛地站起身来,把捆魔锦带朝火口抛去。锦带刚一落下洞口,就听“噗”的一声,锦带又飞出了洞口。姑娘接住锦带又抛了下去,可又被喷了出来。怎么办?难道就此罢休不成!她一咬牙,手中拿着锦带,一头扎进火山洞中。顿时间,轰隆的巨响,旱魃被捆魔锦带捆得结结实实,脖子被勒得紧紧的。咣当一声,这恶魔倒在洞里死掉了。

大火灭了,风婆和云姨也来了,雷公雷母也双双擂着天鼓助威来了,闪电娘娘挥动着闪光镜把大地照亮了,旱魃被压死在火山底下,洞口又冒出了清泉。龙王带着它的龙子龙孙来行雨了,山神也召集来虎豹狼熊,野猪野兔,土地爷也使那满山遍野长出了花草树木。河里的水满了,鱼鳖虾蟹又都在水中游来游去。大兴安岭的森林更加茂密了。呼伦贝尔大草原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风停了,雨住了,云散了,太阳出来了,万物复苏。锡伯族的九对童男童女得救了,老阿谋也活下来了。喜利姑娘哪里去了呢?她没有死。不信,你看那西边的天空中,我们的喜利姑娘正在高高兴兴地把那条锦带舞成半圆,去送还给玉帝呢。那九种不同颜色的锦带,为什么只剩下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呢?那是因为喜利姑娘把镶边的“天带”、“地带”留了下来,又把腰间系着的“人带”,拧成一根绳,拴在了洞内,成为驱妖避邪、消灾免祸的传代宝绳。

一年年地过去了,活了九十九岁的老阿谋去世了,十八个孩子也长大成人了,他(她)们也都一对一对地结成了夫妻。喜利姑娘看到亲自抚养起来的孩子,真是小伙子个个英武俊秀,大姑娘个个美丽聪明。每当他(她)们打猎归来,男人们总是愿意把弓箭挂在这条“天地”绳上,女人们也都愿意把她们的头巾搭在这条“天地”绳上。后来,九对夫妻又都生下了儿女,他(她)们外出渔猎时,总是把孩子放在摇车里,把摇车拴在“天地”绳上,以免野兽伤害。喜利姑娘就主动为他们照顾下一代。锡伯人的孩子,在喜利姑娘的精心看护下,个个结实健壮,伶俐可爱。人口传了一代又一代,人丁越来越兴旺。要问喜利姑娘活了多大岁数?她住在什么地方?听老人说,她给玉帝送还锦带后,因为保护锡伯族人有功,玉帝就认她为干女儿,封她为“喜利妈妈”,永远和锡伯人住在一起,保护锡伯人繁衍昌盛。

后来,这九对夫妻把天地绳作为他们传家之宝。在绳上挂上男人们的弓箭,拴上女人们的头巾和摇孩子们的摇车,来纪念喜利姑娘。后来,许多锡伯人把它作为家庭传宗、生儿育女的记事方式,比如生男孩挂弓箭或皮靴子,生女孩挂彩色布条或摇车,两辈人相交中间则挂上一枚嘎拉哈,以表示辈数。平时用羊皮包好,供在本家的西屋西北角上,尊称它为“喜利妈妈”。每年腊月三十,将喜利妈妈请下来,把天地绳的另一端,拴在东南墙角上,待到二月二日,就请喜利妈妈回归原位。按年节烧香上供,拜谢这位喜利妈妈繁衍后代昌盛的女神。

选自关宝学主编《锡伯族民间故事集》,辽宁民族出版社2002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达斡尔族神话故事两则

2021-10-11 22:59:00

神话故事

阿昌族神话故事一则

2021-10-12 12:34: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