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族神话故事两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侗族神话故事两则

侗族神话故事两则插图

龟婆孵蛋

上古时候,世上没有人类,有四个龟婆在寨脚孵了四个蛋,其中三个坏了,剩下的一个好蛋,孵出一个男孩叫松恩。那四个龟婆并不甘心,又去坡脚孵了四个蛋,其中三个又坏了,剩下的一个好蛋,孵出一个姑娘叫松桑。从此世上有了人类。

选自毛星主编《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中),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捉

雷公引起的故事

雷公被捉

从前,有兄弟四人:老大叫长臂手,老二叫长腿脚,老三叫顺风耳,老四叫千里眼。正像他们的名字一样,每人都有一套本事。

有一天他们的老妈妈得了病,到处求医都治不好,有人说要吃雷公胆才能医好,四兄弟就想办法捉雷公。顺风耳竖起长耳朵一听,就听到有人说:“灶神是个耳报神,但凡人世间的善恶,他都要到天上去禀报,谁要是糟蹋五谷,天王就打发雷公下来惩罚。”

顺风耳把听到的话告诉了弟兄们。为给母亲治病,大家就商量出一个捉雷公的法子来。于是,长臂手和长腿脚去山上找来很多鼻腻榔的皮铺满屋顶,把水泼在上面,然后用黄饭花汁来泡糯米,把糯米饭蒸得黄黄的,好让灶神误认他们把饭和大粪搅在一起。长臂手故意拿棍搅动粪塘,臭气熏到灶神那里,灶神当真以为他们糟蹋五谷,就到天上禀报。天王听了,马上打发雷公来惩罚他们。哪料雷公刚刚下来,在屋顶上“吱溜”一下,滑落下来,便被兄弟四人捉住了。

他们捉住了雷公,夺下他的锤子火铲,把他关在铁笼里,等找来了盐,再取雷公胆给妈妈治病。长腿脚去东海边找盐,顺风耳、千里眼、长臂手三人在家看守雷公。谁知长腿脚刚走,他们三个就慢慢睡着了。

雷公被关在铁笼里,正在发愁,恰好姜良、姜妹挑水路过,他就苦苦央求要一口水喝。兄妹俩见雷公怪可怜,就送他点水,雷公就拿一颗葫芦籽送给他们,说:“你们把瓜种种下地后,就守在旁边念:‘寅时种,卯时生,辰时开花,巳时结瓜。’长出瓜来,你们自有好处。”雷公说完,接过水,喊他俩躲开,叽里咕噜念了几句,噗的一口喷去,铁笼乓的一声炸开了。雷公出了铁笼,抢回他的铁锤火铲,轰隆隆,轰隆隆,风风火火地飞上天去了。

洪水滔天

雷公跑到天上,在天王面前告状,说世人如何如何可恶,求天王放下洪水,淹死地上的四兄弟。天王听了,就给雷公一瓜瓢水,说:“倒一半,留一半,免得世人把后断。”雷公吃了亏,哪里肯听天王的话,把一满瓢水哗啦全倒了下来。

再说姜良、姜妹得了雷公送的葫芦籽,就连夜把它种下,守在旁边,不停地念着那四句话。真怪,这颗葫芦籽果然立刻就发芽、牵藤、开花、结果,很快就长得像个大桶。

雷公倒下了一满瓢水,顿时洪水滔天。眼看山山岭岭,飞禽走兽,连同世人都要被洪水淹没了,姜良、姜妹就把葫芦挖开一个洞,一齐钻进葫芦里,随着洪水到处漂。

那顺风耳也听到雷公要来报复了,叫长臂手、长腿脚赶快找来木头,扎成木排。洪水暴涨时,他们便坐上木排。洪水涨呀涨呀,涨到了天上,他们的木排漂呀漂呀,也漂到了天上,碰着了南天门。雷公听到响声,就问:“是哪个?”他们回答:“长手、长脚,打脱雷公要来捉。”

雷公吓得赶紧钻到天王的屁股底下,战战兢兢地说:“不得了啦,他们上天来捉我啦!你赶快把天升高吧。”天王慌了手脚,一屁股坐下来,把雷公压得眼睛都鼓了出来。从此,雷公变成眼鼓鼓的了。天王一时没好办法,只好把天升得高高的。从此,天变得很高很高的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兄弟四人已从南天门进到天上来追赶雷公了。他们追赶雷公,轰隆隆,轰隆隆,就是打雷。

天王见洪水淹不死四兄弟,只好下令退水。泼了的水是收不回来的,他就放出十二个太阳来,把洪水晒干。

射太阳

天王放出十二个太阳,就像十二团火,白天黑夜不停地晒,晒得石头开裂了,洪水晒干了。姜良、姜妹回到地上,热得难受,破竹做箭,顺着上天梯爬到树尖上去射太阳。离太阳越近就越晒得厉害。姜良上到树巅,晒得喘不过气来,他忍受着,鼓着劲,拉满弓,连射了十箭,把十个太阳射落下来。姜妹见了忙说:“不要射了,不要射了,留下一个照哥哥犁田,留下一个照妹妹纺纱。”姜良才收了弓。哪晓得还有一个小太阳吓得躲在蕨芨叶下,后来就变成了月亮。

姜良射落十个太阳,天王着慌了,打开天门一看,原来姜良是顺着上天梯爬上来把太阳射落的。他怪上天梯长得太高了,咒骂说:“上天梯不要高,长到三尺就勾腰。”所以现在的上天梯都长不高,就是那时天王封坏了的。

找伴配对

姜良射落了十个太阳,地上凉快了,也有了白天和黑夜。可是,洪水滔天以后,地上没有房屋,没有人畜。他们重新造房架屋,开田开地,种瓜种豆,种棉种粮。不久姜良、姜妹年纪都大了,没有人来配对成双,他俩就到处找。姜妹找拉万,姜良找拉越,找呀找呀,找了三年六个月,走遍了东南西北,也没有找着。实在无法,他俩就去问竹子:“竹子啊,告诉我们世上哪里还有人?我们要配对,我们要成双。”

竹子说:“洪水满天下,世人都死光,你们要成双,只有兄妹来配上。”

姜妹听了,羞得满面通红,很生气,就挥起砍刀砍竹子,边砍边骂:“竹子顺口胡乱说,哪有兄妹配成双!把你砍成一节节,看你以后还敢乱讲!”
竹子说了实话,反挨骂、被砍伤,委屈地申辩:“实话对你讲,你反把我伤,若是找不着别的伴,你要把我来接上。”(后来姜良、姜妹找不到配偶,兄妹结了婚,只好来把砍断的竹子接上,所以现在竹子长成一节一节的。)

他俩又去问松树:“松树啊,你坐在山冈上,站得高来看得远,请你告诉我们,世上哪里还有人?我们要配对,我们要成双。”

松树开口说:“洪水满天下,世人都死光,你们要成双,只有兄妹来配上。”

姜妹听了,怒气冲冲,指着松树骂:“松树讲话不合情,哪有兄妹配成亲,教你以后不乱说,砍一根来绝一根……”姜良听了赶忙说:“这样要不得。”姜妹补了一句:“这边飞种那边生。”所以后来的松树砍过了,树桩上不再发芽生长,全靠树种四处飘落繁衍子孙。

他们又去问石头:“石头公公你听清,世上哪里还有人?我们要配对,我们要成亲。”

石头说:“自从涨过满天水,世上再无别的人,你们要想成婚配,只有兄妹结成亲。”

姜妹听石头也这样讲,虽不像原来那样生气,但心里还是不舒服:“兄妹怎能配成亲呢?”

兄妹成亲

姜良、姜妹走遍天下,问过竹子、松树、石头,都说没有人了,只有兄妹成亲。

姜良为了繁衍子孙,就向姜妹提出成亲。姜妹提出三件事情:东西两堆火,火烟要汇合;岭南岭北两条水,河水要汇合;东山西山两扇磨,滚下坡脚要能合。

姜良听了很为难,走到哪里问到哪里。他去问乌龟:“东西两地两堆火,火烟怎么能汇合?”

乌龟对他说:“等到东风起,先点东边后点西。”他照乌龟的话做,先点东边,火烟往西边吹去,后点西边,火烟升起来,正好和东边的火烟汇合。第一件事解决了,心里很高兴。

他又问乌龟:“岭南岭北两条水,河水怎么能汇合?”

乌龟对他说:“西边高来东边低,岭南岭北两条水,开沟引水得相汇。”

他又问乌龟:“东山西山两扇磨,滚下山来怎能合?”

乌龟笑着对他说:“姜良啊姜良,你怎么这样老实!你先合好一对磨子放在山脚下,再上山去滚磨子,管它滚往哪里,你只管带她去看事先合上的那副磨子,不就行了吗?”

乌龟帮姜良办好三件事,姜妹认为姜良是个老实人,想不出这些主意的,就追问姜良是哪个帮他出的主意。姜良起初不肯讲,姜妹再三追问,姜良才把乌龟帮忙的事说出来。姜妹听了很不服,就说:“别个帮忙算不得,这回我俩在这圆坡周围跑,我在前你在后,跑上三转,你若面对面地把我捉住,我就和你成亲。”姜良只好依从。他俩就跑呀跑呀,跑了两转,姜良始终只能跟在姜妹后边。姜良看来跑不过姜妹,一着急,就更慢了。乌龟在路边见了,急忙喊:“反过来,反过来。”姜良恍然大悟,转过身来跑,刚跑不远,就把姜妹面对面地抱住了。姜妹这时再也无话可说了。后来,姜妹问姜良,知道又是乌龟出的主意,就用口水慢慢地把乌龟黏合起来,所以现在乌龟的壳上还留着好多条裂纹。

姜良非常感谢乌龟的帮助,就请它蹲在自己头上,随时给他出主意。姜妹再也难不倒他,就同意结亲。但兄妹结婚是很羞人的,姜妹就用雨伞罩住脸面才进到屋里去。

姜良、姜妹成亲三年后,生下一个肉团,无头无脑像个冬瓜,他俩心里发愁,又去问乌龟。乌龟说:“你们磨好刀子,把它砍开,骨肉分开丢,心肝肚肠分开放。”姜良、姜妹就把肉团破开,骨头丢在田坝上,肉丢在河边,心肝丢在岩洞边,肚肠丢在山坡上。第二天起来一看,田坎里头到处冒烟,河边上有人出现,岩洞边有人在走,山坡上也有人唱歌跳舞。丢在田坎上的骨头变成了汉人,个个生得健康硬朗;丢在河边的肉变成了瑶人,个个都会唱歌跳舞,爱穿花衣裳。我们汉、侗、苗、瑶,在很早很早以前,都是一家人,同是一个老祖母。

流传地区:侗语北部方言区

搜集地点:贵州天柱

口述者:杨引招

搜集整理者:龙玉成

选自杨通山等编《侗族民间故事选》,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佤族神话故事三则

2021-10-12 17:31:00

神话故事

德昂族神话故事两则

2021-10-12 17:42: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