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乡族神话故事一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东乡族神话故事一则

东乡族神话故事一则插图

赤孜拉妩的传说

在东乡凤山脚下,有个地方叫赤滩,也叫赤孜拉妩滩。这地方四面环山,中间是一个葫芦形的小盆地。据老人们传说,从前这里原本没有一分滩地,而是一个绿波似镜的淖尔。淖尔西边的山坡上,有一个山庄,山庄里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有一个勤劳勇敢而又十分聪慧美丽的姑娘,她的名字叫拉妩。

拉妩姑娘不但会种庄稼,会放羊,还会做针线,织褐子。她种的庄稼,穗大粒饱,岁岁丰收;她放的羊,活蹦乱跳,肥美健壮;她做的针线百里挑一,既合体,又漂亮;她织的褐子,就像雪白的天鹅绒一样。拉妩年迈的阿达、阿娜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姑娘,自然把她当成掌上明珠,疼爱万分。大官富商、王公贵族,不管谁来提亲说媒,父母亲总是摇摇头说:“你们去问姑娘吧,她自己心里有数。”可拉妩一听这些人的名字,总是厌恶地蹙起眉头,一概耳不听、嘴不应。

有一天早晨,美丽的拉妩穿过百鸟啁啾的小树林到草滩去牧羊。这时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了一位英俊剽悍的青年,名叫赤孜。赤孜骑着马,背着弓箭,臂上还托着一只威武的山鹰。他下了马,走到拉妩牧羊的草滩上,先是注视远山,然后便放开臂上的山鹰,一会儿,山鹰用坚硬的利爪逮来两只小白兔。赤孜提着白兔走到姑娘跟前,把白兔放在拉妩的脚下。可是此时正盘腿坐在草滩上的拉妩,仰望天空,连动都没动一下。正巧这时头顶飞过一队大雁,赤孜急忙拉开弓弦,向天空连射三箭,“腾、腾、腾”三只大雁登时跌落在拉妩的身旁,可拉妩还是看也不看一眼。过了一会儿,拉妩突然站起来,心慌意乱地张望着。赤孜顺着姑娘的眼神望去,只见一只灰狼正窜下山坡,羊群被吓得四处逃散了。他立即纵身上马,飞也似的扑向恶狼。恶狼掉头奔逃,赤孜紧追不放,不一会儿,赤孜在马背上驮着一只七窍出血的死狼回来了。赤孜心想:这一次姑娘该开口说话了吧?可拉妩姑娘呢,只不过看了一眼赤孜,那只会说话的大眼睛,神秘地忽闪了一下,转过身,又悄悄地赶着羊群回家去了。

“拉妩呀拉妩,你咋这么傲慢?难道我这英俊的模样和高超的武艺一点儿也不打动你的心吗?”赤孜灰心丧气地想着,忽然有点明白过来了,“是不是拉妩怪我只会耍枪弄箭,而不会做工种田呢?”

于是,赤孜叩响了拉妩家的大门,他对拉妩的双亲说要在他们家里帮工。拉妩的阿达、阿娜爽快地答应了。

春天,赤孜扛了把大镢头,开了九十九垧荒地,种了九十九垧麦子;夏天,麦子黄了,赤孜拔了九千九百捆麦子,码了九百九十九个麦垛子;秋天,赤孜又扛起了碌碡,碾了九天九夜的场,打了九石九斗圆鼓鼓的麦子,装满了拉妩家的九个土仓。

拉妩的阿达、阿娜从心眼里喜欢这个能干的小伙子。他们想,如果女儿也能中意的话,有这样一个女婿就什么也不愁了。可是拉妩姑娘是怎么想的呢?她只是用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对着赤孜忽闪了两下,什么话也没说。

赤孜猜不透拉妩的心思,终日闷闷不乐。一次,拉妩到淖尔去挑水,痴情的赤孜把她挡在路上问:“拉妩尕妹,请你说句真心话吧,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我哩?”

“赤孜阿哥,穿云射箭,种田做工,你确实样样不差,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爱我疼我的真心肠?”说着,她用手指了指湖畔茂盛的骨碌松和一棵大柳树说:“如果你能在什么时候叫这骨碌松和柳树,与你同时开口说话,我就愿意一辈子做你的伴侣。”说完,她把眼睛对着赤孜忽闪了三下,就转身挑着水桶走了。

赤孜听了拉妩说的话以后,就呆呆地看着那随风起浪的芦苇和婆娑起舞的柳梢。他想呀,想呀,智慧终于帮助他了。他忽地站起来,折了两根筷子粗细、指头长短的竹竿,并排扎在一起,钻了六个小孔;又折了根柳枝条,截成两个有一寸长的枝,捅掉了木心心子留下的嫩皮,塞在排箫口上,作为簧片, 然后搭在嘴唇上轻轻一吹,便发出了一种美妙神奇的声音,就这样,赤孜制成了东乡族民间乐器“咪咪”。

哎底刮达!拉妩尕妹呀,你真不愧是聪明的女子,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难题,来试探自己情人的机智和心灵诚实。

哎底刮达!赤孜阿哥呀,你真不愧是才华超众的青年,果真创造出了“咪咪”,用它委婉动听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爱情。

赤孜在月下的淖尔湖畔,吹着“咪咪”唱着歌:

淖尔湖面上的镜子里哟,

托出一个洁白的玉盘哩;

淖尔湖畔的银滩上哟,

铺了一层清清的月光哩;

在我心上的镜子里哟,

时时有尕妹的影子哩;

发亮的竹竿翠枝枝上哟,

流出了心上的歌儿哩。

美丽的拉妩,听了赤孜吹的“咪咪”和唱的歌儿,心里甜丝丝的,身上像长了翅膀,直飞到赤孜阿哥的怀里。

从此后,两人相亲相爱,日子过得比蜜还甜。俗话说:“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不久,突然一桩大祸临头了。

不知在多少年以前,在这深不见底的淖尔里,有一个十分可怕的毛速木恶魑,它长得七头八丫杈,铁手铜指甲,只要看上啥东西,一把抓住不丢下,善良的人们怕毛速木恶魑作怪害人,就在每年秋后的“握碌吃”,给淖尔里投进七七四十九笼白面馒头,八八六十四盘酥散,还得宰羊宰牛祭拜它。不然的话,惹怒了毛速木恶魑,它不是用冰雹把庄稼打得干干净净,就是用黑风把人卷进淖尔里……

有一天,新婚的赤孜和拉妩刚刚下地回来,只见年老的阿达、阿娜愁眉苦脸,长吁短叹,小两口上前再三询问情由,二老才抖抖索索地说明了情况。原来,毛速木恶魑看中了美丽的拉妩,今天一早,变成一股黑风,来到他们家里,它留下话:三天之内,要不把拉妩送进淖尔里,这山前山后远远近近都要寸草不留。

赤孜与拉妩听了这话,如同一声闷雷打在头上,一把烈火烧在心里,又气又恼。他们思谋着消灭毛速木恶魑的办法。可是一天过去了,没拿出如何对付的主意;两天过去了,也没有想出好办法;第三天早晨,勇敢的赤孜背上了他的弓箭,拿上了长矛,带上心爱的山鹰,跟阿达、阿娜和拉妩告别,说他要跟毛速木恶魑大战一场,拼死拼活除掉这个千年的祸害。温柔多情的拉妩,把自己亲手用羊毛织成的白撒穗腰带,紧紧地系在丈夫的腰里,那双大眼睛深情地盯着赤孜的脸,那意思好像是说:“我心爱的丈夫,如果你与恶魔相斗,万一遇到不幸,你的妻子定会以死和恶魔相拼,决不辱没丈夫的英名。”

赤孜告别了拉妩,来到淖尔跟前,大声喊道:“毛速木恶魑,你这万恶的妖怪,有胆量就钻出水面,你的末日到了!”毛速木恶魑在水宫里听见喊声,哈哈大笑:“呆娃,真是没心活了,等我上去把你撕成肉片,揪在锅里下饭。”于是它忽地冒出水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赤孜使劲向水怪连射九箭,可是都被毛速木恶魑的铁手铜指甲挡了回来,落在水里。赤孜又令山鹰去掏水怪的眼睛,山鹰箭一样扑了上去,水怪扬起双手想掐住鹰的脖子,乘这机会,赤孜用全身气力,双手紧攥长矛,一个鹞子翻身,向毛速木恶魑的心窝戳去,只听得“哎呀”一声喊叫,长矛戳破了水怪的胸口,赤孜也因为用力过猛,站立不稳,掉进了深深的淖尔里。

晌午的时候,受伤的山鹰飞回家里,跌在拉妩的脚下,悲哀地死去了。拉妩知道事情糟了,忍不住伤心地大哭起来。忽然一阵黑风夹着拳头大的石头刮来,把拉妩卷起,带进深深的淖尔里。

这阵妖风就是虽然受了重伤,但并未死去的毛速木恶魑刮的。它把拉妩擒来之后,自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身穿绫罗绸缎的俊俏公子。它捂着伤痛的胸口,嬉皮笑脸地硬缠着拉妩,要她答应做自己的老婆。拉妩一见,怒火攒心,只说了一句话:“你能抢来我的身子,却抢不来我的心。”然后,便什么话也不说了。毛速木恶魑没有办法,便拿出珊瑚宝石、翡翠玛瑙,想逗惹拉妩说话,拉妩仍旧一声不吭。毛速木恶魑又拿出一个葫芦,向拉妩说:“我这个葫芦,就装着这个大淖尔,只要你能答应我成亲,我就把它送给你,可你千万不要把葫芦的盖子打开。”拉妩为了探清葫芦的秘密,为死去的丈夫报仇,她心生一计,便强作笑颜问:“这葫芦的盖子为啥不能打开呀?”毛速木恶魑看见拉妩有了笑脸,心中大喜,便讲出了葫芦盖子的秘密:“这葫芦盖子,就是淖尔东边的八岘口子,若把这盖子一打开,整个淖尔的水就会冲决八岘口子,流进洮河,再入黄河,直奔东海。这样,决口的大水和翻滚的乱石,就会把咱们冲得粉身碎骨的。”

“哦,是这么回事。”拉妩破涕为笑,“那你把葫芦给我拿来,让我玩一玩。”毛速木恶魑见拉妩笑得这么好看,以为大事告成,连忙取出葫芦,交给拉妩。拉妩一拿上葫芦,立即使出全身力气,用牙齿咬开葫芦盖子。毛速木恶魑大惊失色,急忙奔过去夺葫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葫芦盖子打开了,里面放出一道黑气,顿时水宫左摇右摆,上震下荡,整个淖尔的水,在隆隆的响声中一泻东去,毛速木恶魑也被水冲走了,再也不能出来害人了。美丽而善良的拉妩呢,人们也再没有见过她……

这好大一个淖尔的水流走了以后,水底就变成了一片平平展展的滩地。从此,勤劳善良的人们,就在这滩地里从事耕耘。为了纪念这两个勇敢的年轻人,人们就管这里叫赤孜拉妩。从此以后,这里山清水秀,庄稼长得特别茂盛。

搜集整理者:马自祥

选自郝苏民、马自祥编《东乡族民间故事集》,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1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塔吉克族神话故事六则

2021-10-11 22:45:00

神话故事

保安族神话故事四则

2021-10-11 22:52: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