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族神话故事三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佤族神话故事三则

佤族神话故事三则插图

人类的祖先

世上只有一个人,他觉得孤寂无聊,便用泥巴捏成两个人,用嘴一吹,泥人变成了活人。后来,两个泥人渐渐长大,结了婚,生了儿女。要发洪水了,老天派天神努阿来到人间,造了一只船,把人和各种飞禽走兽都装在船上,度过了洪水袭击。洪水退后,船上的人和动物又出来重新生活。此外,它还对人的一些生理特征做了奇妙的解释。如两个泥人长大以后,一天,他们到果园里去玩,听了大蛇的话,摘了果子来吃,女孩吃了两个,果子停在胸部上,就成了女人的乳房;男孩吃了一个,果子卡在脖子上,就成了男人的喉头。

选自毛星主编《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下),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我们是怎样生存到现在的

人是从地洞里出来的——这是我们阿佤人的说法。现在红的黑的人都有,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以前,出人的地洞叫养贺。距离西盟山百多里的岳信也是出人的地方。我们每隔三年就要杀白公鸡去祭哩!

那时,人出来很少,而且不会说话。过了许多年,才渐渐多起来,并且和豹子、野猪、水牛等一起生活。最初大伙都吃草。四只脚的野兽想吃人,出坏主意说:“两只脚的,我们讲好,哪一个走起路来站着屙屎的,就吃哪个的肉,好不好?”人猜透了它们的恶意,也就说:“走着瞧嘛!”没有走上半天,野兽都站着屙屎,从那以后,人便吃野兽的肉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人又搬到翁铺那个地方。翁铺有一个大水潭,在那里开始发现了谷子。那时树上不结果子,草也枯了,于是人和野兽都想把谷子取到手里。可是潭子是那样宽,水是那样深,大家都想不出取谷子的办法。最后还是人出主意,叫大蛇游到水里,去拖谷子,大家拉着蛇尾巴,这样才取到许多谷子。

大家离开水潭,到了养片。人对野兽说:“大家一起种谷子。”于是,用手的,用脚的,用嘴的,一起用力刨地。以后怎样做呢?谁也想不出办法。就去问老天,老天说:“再用竹子去挖地,把杂草收拢,就可以撒谷子了。”大家撒下谷子以后,谷子果然出了,草也和谷子一起出了。人说:“要得吃,就要把草拔掉。”野兽嫌麻烦,都有些不高兴,除草后又问老天:“还要怎样做?”老天说:“过不久,谷子熟了,就可以吃了!”野兽说:“我们等不得吃了,以后人种谷子,我们去吃草吃野果子算了。”

野兽不想用力,所以仍然是野兽,仍然吃草吃野果子;人因用力,和野兽一天天不同。人会说话,也把谷子留到今天。

又过了许多年,山上突然起火,人开始吃烧死的兽肉,学会了吃熟的食物,留下了火种。

在火烧过的地方种谷子,谷子特别好,所以后来我们种地就砍倒大树,用火烧后,用竹子挖挖土再撒谷子。

以后又搬到养不累居住,并且和野兽分居。那时不分白天和晚上,种谷子要碰时候,碰不好谷子便长不出来。因此,大家都很着急。一个仙人说:“不要紧,小鸟‘背’‘背’地叫时,你们快快挖地,‘姑姑’‘姑姑’鸟叫时,赶快撒谷子。以后六个月下雨,六个月天晴,白天做活计,晚上睡觉,你们就不会误时候了。”

在睡觉的时候,感到草像针一样刺人,于是大家便商量把草拿来盖房子,从此以后,草既不刺人,又遮住风,挡住雨,人也有房子住了。

那时,草对树说:“树哥哥,我给人盖房子,要越割越出才好。”树说:“人砍掉我一棵,我就要长出十棵。”那时小鸟都没有羽毛,树就随口对鸟说:“人砍我的时候,你们哭一哭嘛!”于是小鸟经常唱起来,树就找了红的、蓝的各色羽毛给小鸟。

有一次,火忽然给大雨淋熄,再也找不到了,人便叫小鸟到天上去问雷。雷说:“把藤子用力在木头上拉,火就会擦出来了。”后来我们缺火,也就用这个办法取火种。

整理者:潘春辉

选自谷德明编《中国少数民族神话选》,西北民族学院研究所1984年版

七兄弟

在很古很古的时候,世界上住着七兄弟。他们都是同一父母所生,所以长得非常相像:同样黑油油的头发,同样亮晶晶的眼睛,同样结实健壮的身体,一眼看去,你简直分不出他们谁走谁来。真的,他们都有着同样善良的心,这心仿佛是用金子做成的,亮光闪闪。可是,说到他们各自的脾性和爱好,却很不相同:老大比较文静,爱动脑筋;老二却很活泼,能歌善舞;老三喜欢骑马,勇敢剽悍;老四却喜欢水,最爱清洁;老五、老六、老七都喜欢那青翠葱茏的高山,他们一跑到山里就感到无限的兴奋和喜悦,不过,老五喜欢在山坡上培植树木,老六喜欢在半山坡上放牧牛羊,只有老七,他想看到整个世界,所以总向着最高的山峰跑。

渐渐地,七兄弟都长大了,一个个都长成聪明、英俊的小伙子。一天,父母把他们找来,对他们说:“孩子们,你们已经长大了,该到广阔的世界上去了。你们张开翅膀飞吧,飞到你们认为应当停留的地方,但要记住,无论飞到哪里,都要尽力互相帮助,帮助别人。十年后,每人带一件最好的礼物来见我们!”

七兄弟辞别了父母,高高兴兴地踏上了通往广阔世界的路途。一路上,他们见到了许许多多新奇的东西,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一天,他们来到一片平坝上,只见平坝上长满了荒草,一个姑娘正蹲在草丛中,边拔草边哭泣。七兄弟一齐走上前去问:“姑娘,你哭什么?”姑娘回答说:“我种的谷子都叫杂草给淹没了,杂草一个劲儿地长,总也拔不完,眼看今年就要挨饿了。”七兄弟听了都很同情她,商量了一阵,老大便对六个弟弟说:“让我留下帮助她吧。我要想法除掉杂草,让土地长出好庄稼来!”说完,他便跳到草丛中飞快地拔起草来。

六个兄弟告别了哥哥,继续往前走,走了好久,来到一个湖边,只见一个姑娘对着湖水哭泣,六兄弟很奇怪,便走上前去问:“姑娘,你哭什么?”姑娘回答说:“我从小失去了父母,孤孤单单一人生活,所以总是忧愁、流泪,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快乐。”大家听了都很同情她,老二便对五个弟弟说:“让我留下安慰她吧。我要唱最好听的歌给她听,跳最好看的舞给她看,使她感到快乐。”说完,他真的唱起了一支悦耳的歌,那姑娘脸上渐渐漾起了笑纹。

五个兄弟继续赶路,走了好久,来到一片草坡上,只见一个姑娘正坐在草地上哭泣,五个兄弟走上前去问:“姑娘,你有什么伤心事?”姑娘回答说:“我心爱的羊儿叫狼给叼走了,追也追不回来,叫我怎能不难过!”老三听了,自告奋勇走出来说:“让我去帮她把羊追回来!”说完,他翻身跃上一匹正在附近吃草的马,一阵风似的顺着姑娘手指的方向跑出去了。

四个兄弟离开了草坡,继续上路,不久来到一条大河边,河边有一个姑娘正在洗衣服,泪水一串串地流到河里,四个兄弟问她:“姑娘,你为什么流泪?”姑娘说:“我靠给人家洗衣服过日子,你们看,太阳已落山了,衣服还洗不完,叫我怎么办呢?”大家听了都觉得她怪可怜的,老四对三个弟弟说:“你们继续走吧,我留下帮助她洗。”说完,他卷起裤腿,“咚”的一声跳进水里帮姑娘洗起衣服来。

三个弟弟继续往前赶路,走了好久好久,来到一座苍翠的大山,三人高兴得大声唱起歌来。一个姑娘听到歌声,从茶林中跑出来说:“小伙子们,帮帮忙吧,你们看,嫩生生的茶叶儿都快长老了,可我总也采不完。”三个兄弟便跑上去帮她采茶,正采着,忽然听见半山上有人喊叫:“来人哪!来人哪!老虎出来伤人喽!”两个弟弟便对老五说:“你留在这儿帮她采茶,我们看看去!”老五答应了,老六和老七便循着叫声往山上跑。半山上,两个姑娘气喘吁吁地迎着他俩跑来说:“快,老虎在前边树丛里!”两兄弟从身边拿出弓箭,勇敢地向树丛里跑去,一只大老虎果然正要从树丛里窜出来,他俩拉开弓,搭上箭,“嗖”“嗖”两声,两支箭已插到老虎屁股上,受伤的老虎“嗷”地吼了一声,朝着山顶窜去。老七便对哥哥说:“不能让老虎跑了,六哥,你守在这儿,我再往山顶追!”于是,他在一个姑娘的带领下,便顺着老虎足迹追到山顶,可是,老虎却不见了,他俩便手握弓箭,站在山的最高处,不停地搜索着藏匿的老虎,从此就留在山顶了。

十年过去了,七兄弟和七个姑娘都成了亲,他们高高兴兴地带着孩子回家乡看望父母。全家人欢聚是多么愉快哪!老大向父母献上自己的礼物——一束金灿灿的谷穗,老二献上一把玲珑可爱的月琴,老三献上一块柔软光洁的毛毡,老四献上一套美丽的衣服,老五献上一箩清香扑鼻的茶叶,老六献上一头健壮的小牛,老七的礼物最特别——一张亮闪闪的弩!父母高兴地说:“孩子们!你们干得很不错啊!快让我看看你们的孩子——我的小孙孙吧。”七个孙子听说,就一齐上前喊“爷爷!奶奶!”爷爷高兴地捋着胡子,说:“好孩子,我给你们取个名字吧!”七个孩子喜欢得跳了起来。

爷爷对大孙子说:“你的名字叫‘汉’!”对二孙子说:“你叫‘白’吧!”对三孙子说:“你叫‘彝’吧!”老四到老七的孩子分别取名叫“傣”、“爱伲”、“拉祜”和“佤”。

后来,七兄弟告别了父母,又回到原来居住的地方,渐渐地,他们的家庭越来越大了,最后繁衍、发展成七个民族,就是今天的汉族、白族、彝族、傣族、爱伲族、拉祜族和佤族。他们世世代代和睦相处,相亲相爱,就像亲兄弟一样——本来嘛,他们自古以来就是一家人!

整理者:康复昆

选自谷德明编《中国少数民族神话选》,西北民族学院研究所1984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普米族神话故事一则

2021-10-12 16:38:00

神话故事

侗族神话故事两则

2021-10-12 17:40: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