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米族神话故事一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普米族神话故事一则

普米族神话故事一则插图

巴米查列

采金光

远古的时候,天上没有太阳的光,没有月亮的光,也没有星星的光;地上没有树,没有花,也没有草生长。黑黢黢的天地死气沉沉,整个世间一片漆黑。时间在黑暗中一点一点地过去,岁月在无声中一天一天地过去,不知过了多少岁月。

有一年,遥远的东方突然出现微弱的闪光。那光芒瞬息一亮,眨眼又灭,原来那是东方汪洋大海边的一棵海螺树在开花。这神奇的海螺树,一万年开一次花,开花时闪一下光,花谢光灭,如此轮回地复转着。

不知过了多少万年,海螺花又开了,花一开,光点像星星那么大,一闪一闪的。这时,离海边很远的地方住着一户人家,他们有四个弟兄和一个妹妹。那时候的人还不知道穿衣服,四兄弟和一个妹妹全都赤身,在黑暗中闭眼度日。海螺花开,闪亮的金光使五兄妹异常欢喜,他们远远地望着,说不出那光明从何方照来。聪明的妹妹说:“我知道那金光是从东边来的,我要把它采来,照亮这黑暗的大地。”

四兄弟中的老四接着说:“我愿意跟妹妹一起去,如果采着金光,也要给世间照明。”

大哥却冷冷地说:“金光是神光,谁也别想采到。”

二哥说:“那金光是阴光,谁采了谁就活不成!”

只有老三支持弟弟和妹妹的举动,说:“你们勇敢地去采吧。要是真的采到金光,就让它永远在天上照明,我们三兄弟在地上辛勤劳动,世世代代侍候你们。”

兄妹二人得到三哥的鼓励,决心去采那一闪一闪的金光。

他们在黑暗中爬行,在黑暗中寻找,不知忍受了多少艰难困苦,经历了多少痛苦的时辰,终于爬到一座大山之顶。兄妹俩还想继续摸索着向前爬行,可是到处悬崖绝壁,无法再前进了。两兄妹正在绝望的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出现在面前,她问道:“你们兄妹两个来这里做什么?”

聪明的妹妹回答说:“奶奶,我们兄妹二人,要采寻那一闪一亮的金光照明大地,爬了多少时间才来到这里。”

白发奶奶听后说:“要采金光照亮大地,可要日日月月、永生永世呀,你们受得了吗?”

妹妹说:“奶奶呀,我们兄妹二人为采金光,吃了无数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只要能采着金光,我们什么都能接受。”

哥哥也紧跟着说:“只要能采着金光,我们死也不怕。”

白发奶奶听了很高兴,她满意地说:“如今天地一片漆黑,我正在寻找能给天下照明的人。你们兄妹二人愿意承担,万物都要感谢你们。从现在起,哥哥白天给大地照明,妹妹夜晚给大地照明……”

白发奶奶还没说完,妹妹忙说:“奶奶呀,我夜晚出去害怕。”

奶奶说:“那你白天出去吧。”

“白天出去我害羞哇。”妹妹又回答。

奶奶说:“我给你一包绣花针,谁敢看你,你就用针刺他的眼睛。”

说罢,白发奶奶给妹妹一把火,给哥哥一朵银白色的花。从此以后,妹妹当了金光闪闪的太阳,白天出来照明;直到现在,谁要直接看她,她还撒出那包绣花针,刺人家的眼睛。哥哥当了银光闪闪的月亮,到晚上才出来照明。

天上有了太阳和月亮,地上也就有了白天和夜晚。慢慢地有了树,有了花,有了草,有了动物。地上三个哥哥害怕在天上的妹妹和弟弟看见自己不穿衣服,他们就追猎捕兽,用兽皮做裤子穿。在打猎中,看见金色的鸟儿搭窝,三个哥哥也学着鸟儿,用树枝搭房子。有了房子居住,他们便砍林开荒,开始种庄稼了。

洪水朝天

三个兄弟一连三天砍林开荒,可是头天砍下树木、开出荒地,第二天又还原了。第二天砍下树木、开出荒地,第三天又还原了。三个兄弟商量说:“我们白天辛辛苦苦干活,晚上是谁捣鬼呢?让我们躲起来看看。”

于是,他们又砍了树林、开出荒地。第四天晚上,大哥拿着长矛,二哥拿着大刀,三哥拿着木棒,躲在老林里守候着。半夜三更的时候,跳出一只大青蛙。那大青蛙在砍下的树林旁边跳几跳,倒下的树木“刷”一下立起来,全都复原了;它在开出的荒地上抓几抓,荒地也复原了。这时,三个兄弟看得清楚。大哥端起长矛冲出来,大声吼着:“刺死它!”

二哥举起大刀跳出来,呼喊着:“砍死它!”

三哥丢了木棒,连忙跑出来拦住两个哥哥说:“杀不得,杀不得。它深更半夜干这种事,一定有来历。让我问一问。”

说话间,那大青蛙往地上一蹲,变成一个白胡子老头。三哥走上前去问道:“老人家,我们三兄弟什么时候得罪你,让你生这么大的气?”

老头说:“我看你心地善良,是个老实人,就实话告诉你吧:三天以后,洪水要朝天啦,你们砍林开荒全白做!”

三兄弟一听,都吓呆了,连忙问:“老人家,那我们怎么逃脱呢?”

白胡子老头说:“地上万物都无法逃脱,只有高大无朋的‘巴杂甲初崩’大树能够独存。老大用绳子把自己拴在‘巴杂甲初崩’大树底下,老二用绳子把自己拴在‘巴杂甲初崩’大树中间,老三用细针粗线缝个黑牛皮口袋,口袋里装上狗、猫、公鸡和三个石头、二十七个粑粑,然后爬上高高的‘巴杂甲初崩’大树顶端,钻进皮口袋里,躲在树梢的‘晓鸡穷’大窝里,听见石头落地的声音就可以走出来了。”

三个兄弟按照白胡子老头的吩咐,做完了一切准备。

过了三天,凶猛的洪水黑天黑地冲来了。老三躲在高高的“晓鸡穷”窝里问:“大哥,洪水到什么地方了?”

大哥的声音从很远的树底下传来:“洪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到脚底下了。”

过了一个时辰,老三又问:“大哥,洪水到什么地方了?”

大哥惊慌的声音从很远的树底传来:“洪水涌到脖子了!”

再过一个时辰,老三又问,大哥没有声音回答;他已经被洪水淹死了。

第二天,老三又问二哥:“二哥,洪水涨到什么地方了?”

二哥从大树中间回答说:“洪水到脚底下了。”

过了一个时辰,老三又问:“二哥,洪水涨到什么地方了!”

二哥惊恐地回答说:“洪水涨齐脖子了啊!”

二哥刚说完,只听得一阵巨浪轰响,二哥也被洪水淹没了。

洪水涨呀涨,巨浪翻又翻,眼看就要涨到“巴杂甲初崩”大树尖尖了。汹涌的巨浪向“晓鸡穷”窝底撞击着,发出万雷震吼的响声!

老三躲在牛皮口袋里静静地听着。过了好些时辰,波浪逐渐消歇,他便取出黑石头丢下去,只听见“咚”的一声水响,洪水还没退走呢。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老三丢下黄石头,远远地仍听见石头落水的声音,洪水还没退完。再过了很长时间,老三丢下白石头,这时,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石头碰石头的响声,接着又传来石头落水的声音,它告诉老三,洪水快退完了。于是,老三把公鸡丢下去,公鸡落地马上伸长脖子“喔喔喔”地叫起来,洪水很快退走。接着,老三把狗丢下去,狗一落地就“岗岗公公”叫起来,被洪水泡软的大地,随着狗的叫声,马上出现坑坑洼洼的高山峡谷。最后,老三把猫儿丢下去了,猫儿一落地就“咪妙——咪妙——”地叫,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变成高山峡谷的大地,随着猫儿的叫声,又全变成平平展展的土地。如今地上有高山峡谷和平川坝子,就是这样来的。

老三丢下鸡、狗、猫后,从皮口袋里钻出来,睁眼望去,大地已经没有洪水了。他想回到地上,可是“巴杂甲初崩”大树那样高,他怎么下去呢?这时,窝里的“晓鸡穷”展翅欲飞,老三心里一亮,突然有了主意,他发现窝里有“晓鸡穷”吃剩下的马鹿骨头,便拿起两根腿骨,骑上巨大的“晓鸡穷”,用力敲打它的脊背。“晓鸡穷”被敲打得疼了,便展开遮天翅膀飞出窝去。那“晓鸡穷”展翅奋飞,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老三只得不停地敲打着奋飞的翅膀。不知飞了多长时间,“晓鸡穷”慢慢落下来,老三这才回到大地上。

青蛙舅舅

洪水翻天后的大地,什么也没有。孤单单的老三四面望望,真伤心!他一个人在地上走呀走,一连几天,饭吃不着,肚子饿得很。

有一天,他走进阴森的峡谷里,来到一座大岩石下面的岩洞口,看见两个生不麻对坐着递东西吃。生不麻都是独脚人样,上眼皮大得出奇,不仅遮住眼睛,还垂到地上盖着脚。老三饥饿难忍,便站在生不麻中间,把它们递送的东西接过来吃。过一阵,两个生不麻一齐说:“我怎么没吃到你递来的东西?”

刚说完,又一齐回答:“都递过来啦,你不是拿去了吗?”

男生不麻皱皱鼻子说:“不对,我嗅着人味,一定有生人来这里。”

女生不麻说:“大地上洪水翻天,人都淹死完了,哪还有人!”

说罢,伸出双手,从脚背上捧起眼皮一看,老三正狼吞虎咽地吃着东西呢。生不麻张开大嘴,一口就把老三吞进肚里。

这时,正给生不麻推磨的青蛙看见了一切,它立即停下磨来,伤心地沉默着。两个生不麻听不到推磨的声音,便吼叫起来:“什么时候了,还不赶快推磨,误了我们吃饭,你背罪不起!”

青蛙悲哀地回答说:“我有伤心的事呀,无心给你们推磨了。”

两个生不麻很奇怪,平时蹦蹦跳跳的青蛙,怎么有伤心事呢?便问:“勤快的青蛙,你有什么伤心事,说给我们听听。”

青蛙说:“我的外甥来看我,面没见着,就被你们吞吃了,你们不吐出我的外甥,我再也不给你们干活。”

生不麻心想:好久没吃到人肉,刚吃下又吐出来怎么行,便说:“你不干就走吧,还有蛇、乌鸦和喜鹊三个仆人呢。”

青蛙走了。生不麻叫蛇去推磨,蛇缠在磨把上,只会缠,不能使磨盘转动。生不麻又喊乌鸦去推,乌鸦用嘴壳衔着磨把,只会衔,也不能使磨盘转动。最后,它去请喜鹊推,喜鹊站在磨盘上“喳喳喳”地叫,只会叫,也无法使磨盘转动。蛇、乌鸦和喜鹊三个仆人都不会推磨,生不麻没东西吃了,想了想只得再去请青蛙,青蛙说:“你把我外甥吐出来,我才推。”

生不麻没办法,便说:“你灌我三桶灶灰汤,用磨盘砸我的背,我就能吐出来。”

青蛙照着办了,老三果然被生不麻吐出来。可一看,耳朵却不在。青蛙说:“你不吐出耳朵,我还是不推。”

生不麻又再让青蛙灌三桶灶灰汤,在背上猛砸磨盘,这样,老三的耳朵才被吐出来,可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生不麻用手捏捏扯扯以后,随便黏在老三的头两侧。如今我们人的耳朵成这个形状,就是那样来的。

老三死里复生,吃了大亏。青蛙把他送出岩洞,悄悄指点说:“你不要再往深山峡谷里走啦,那是妖魔鬼怪住的地方,它们会吃掉你。你要往高山冒烟的地方走,那里才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他们会帮助你。”

老三很感激青蛙,说:“世上最大不过舅舅,永远不得罪舅舅。”老三的后代从此也记住了青蛙的恩情。所以,普米人至今还叫青蛙“阿克巴底”,见着青蛙要让路,遇着青蛙要把它请到上面,这个老

规矩从那时一直传到现在。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朝鲜族神话故事五则

2021-10-12 16:25:00

神话故事

佤族神话故事三则

2021-10-12 17:31: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