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龙族神话故事六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独龙族神话故事六则

独龙族神话故事六则插图

创世神话六则

嘎美嘎莎造人

在荒远的古代,地上没有人。一天,上天的大神嘎美和嘎莎来到了姆逮义陇嘎地方,打算在这里造人。这里是一块大得望不到边的岩石,嘎美和嘎莎用双手在岩石上搓出了泥土,用泥土揉成了泥巴团,又用泥巴团来捏人。不一会儿,人的头捏出来了,身子捏出来了,手捏出来了,脚捏出来了。人捏成功了。嘎美、嘎莎想:男女相配才能传后代。于是捏出了一男和一女。第一个捏出来的是男人,取名叫做普。第二个捏出来的是女人,取名叫做姆。可是这两个人的身上没有血液,也不会呼吸。嘎美和嘎莎就往他俩身上吹了一口气,顿时他俩身上有了血液,也会呼吸了。但是,普和姆还是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嘎美和嘎莎又教会他俩怎样去干活、怎么生育后代。普和姆懂了,普和姆会了。在他俩中,姆最聪明、最能干。这是因为嘎美和嘎莎在捏她的时候,在她的肋巴骨上多放了些泥土的缘故。

自嘎美和嘎莎造出了普和姆以后,人逐渐多起来了。那时,地上吃的、用的东西都有,人生下来后也不会死,就像蛇那样长生不老。不知过了多少年代,还是有人死了。这第一个死的人名叫布和男。消息传开,人人惊愕、个个悲伤,大家都赶来看,嚷着:“布和男不该死,布和男应复活!”四脚蛇也来了,它对人们说:“人死了还会有后代,人死了应该用土埋。大家快去找肉找酒,对死去的人祭奠一番。”人们听了四脚蛇的话,急忙拿来了肉和酒,还找来了一件蓑衣给四脚蛇披上,让它背上布和男去埋葬。

从布和男死了以后,人就会死了。老一辈人死了,新的一辈又生出来。从布和男开始,人死了以后都举行入葬仪式。因为人是用泥巴捏成的,所以人死了以后也要用土埋。

大蚂蚁把天地分开

在古老的时代,天和地紧紧相连。连接天和地的是九道土台。那时,地上的人可以从土台上天。

相传在姆克姆达木地方,住着一个名叫嘎姆朋的人,他经常到天上去。一天,嘎姆朋要到天上去造金银,他踩着土台,一步步地朝天上走去。这时,突然来了一群大蚂蚁挡住了嘎姆朋的路,嚷着向嘎姆朋要绑腿。嘎姆朋看不起这些蚂蚁,骂道:“你们身子小腿更细,要什么绑腿?快给我滚开!”蚂蚁听了,一起唱道:“别看我们脚杆细,别看我们个子小,接天的土台虽然高,我们也能把它扒倒!”嘎姆朋不以为然,仍然“噔噔噔”地上天去了。

等嘎姆朋上天以后,这群大蚂蚁一齐来到土台下,拼命把土台的土扒松。到了夜里,只听到“轰隆隆”一声巨响,九道土台全倒塌了。从此,天和地便分开了,天变得高高的,人再也上不去了。

正在天上造金银的嘎姆朋,见到天地突然分开,回到地上的路没有了,心里非常焦急。他连忙对地上的人说:“你们赶快搭梯子,我要下地来!”地上的人们听了,赶快搭梯子,可是怎么也接不到天上,嘎姆朋无法回到地上来。嘎姆朋又对地上的人说:“赶快种起棕树来,我要拉着棕树下地来!”地上的人们听了,赶快种起了棕树,可是棕树怎么长,也接不到天上,嘎姆朋无法回到地上来。嘎姆朋又对地上的人说:“赶快种起藤条、竹子来,我要抓着藤条、竹子下地来!”地上的人们听了,赶快种起了藤条、竹子,可是,藤条、竹子怎么长也接不到天上,嘎姆朋无法回到地上来。嘎姆朋看到地上的人无法让他回到地上来,就想用金银做成金绳银绳,将自己吊到地上来。可是,金绳银绳没有这么长,嘎姆朋还是回不到地上来。

不知过了多少年,孤独的嘎姆朋变成了天鬼。他整天对地上的人说:“我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地上的人呵,天天有吃有喝,快送些吃的喝的给我吧!”地上的人们听了,就决定在每年过“卡雀哇”(年节)时,要剽牛祭天鬼,送些吃的、喝的给嘎姆朋,以免嘎姆朋发怒,降灾祸给人间。

猎人射太阳

古时候,天空有两个太阳,总是并排着出现在空中。火辣辣的阳光,照晒得大地像火塘一般炽热。地上草木枯槁,可怜的孩子,一个个活活地给太阳烤死。人们在哀号,大地一片凄惨景象。

有一个猎人,是一个出色的射手。他看到天空的两个太阳给人们带来灾难,心中十分愤怒,决心用弩弓射落那可恶的太阳。他带上用岩桑做成的大弩,爬到了一座大山顶上,拉开弩弓,对准两个太阳中的一个,“嗖”的一声射出了一箭。这一箭不偏不歪,正好射中了太阳。只听得“哗啦啦”一声响,那个被射中的太阳便滚落下山去了。原来,这两个太阳是一男一女,被猎人射中的是男太阳。女太阳见势不妙,便慌慌张张地逃到山背后躲藏起来。

刹那间,大地一片漆黑。人们出不了家,干不成活,还得担心遭到“布兰”(鬼怪)的袭击。一连九天都是这样,人们感到无法生活了。到了第十天,东方呈现出一小点亮光,可是太阳还是不出来。人们想,没有太阳也不行,还是请太阳出来吧。人们商量了一阵子,便找来了一只雄鸡,让它去将太阳喊出来。雄鸡站在山冈上,朝着有亮光的方向说:“太阳太阳,请你给我一个小耳环!”雄鸡的话刚落音,天上就掉下了一只绿色的小耳环。雄鸡戴上了耳环后,又对着有亮光处说:“太阳太阳,谢谢你。以后我每天清晨啼三遍,等我啼罢你就出来。”接着,雄鸡清清嗓子,拍拍翅膀,昂起头大声啼叫了三遍。不一会儿,只见一轮红太阳从山那边慢慢地升起来了。

升起来的是女太阳。被猎人射落的男太阳,因被射瞎了眼睛,变成了月亮。从此,太阳和月亮便交替着在白天和夜晚出现。据说,射落男太阳的那个猎人,死后灵魂升上了月亮。现在人们从月亮上看到的那个黑点,就是猎人在月亮上走动时留下的影子哩。

人与“布兰”争斗

在古老的力者木者时代,到处是人,“布兰”也很多。那时,人和“布兰”杂居在一起,人的孩子由“布兰”带,“布兰”的孩子由人带。人帮“布兰”带孩子时很认真,“布兰”的孩子个个长大。“布兰”帮人带孩子时,却千方百计把人的孩子吃掉。这样,“布兰”越来越多,人却越来越少。人们感到不能再同“布兰”一块住了,就互相商量,决心把“布兰”赶走。人们便拿着树枝,到处追着“布兰”打。“布兰”虽被赶走,不能与人一块生活了,但却不死心,总是伺机吃人。人们去砍柴,“布兰”躲在大树后;人们去背水,“布兰”躲在水边。弄得人们提心吊胆,担心被“布兰”暗算。

有一个名叫朋的青年,恨死了吃人的“布兰”,一直在琢磨怎样治服“布兰”,为人除害。朋很勇敢,射箭百发百中。一天,朋正在走路,不料被“布兰”王紧紧跟上了。朋走到哪里,“布兰”王也跟到哪里。朋见到了这可恶的“布兰”王,不禁满腔怒火,立即举起了弩弓,准备射“布兰”王。“布兰”王张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傲慢地对朋说:“你一箭射不死我,不信,你就试试看吧!”朋一听,心中想道:我如果一箭射不死他,事情就糟了,得寻个好机会,一箭射死他。朋对“布兰”王说:“好,我只射一箭,如果射不死你,我就坐在这里来给你吃。”“布兰”王哈哈大笑着同意了,他自信人无论如何是射不死自己的。

这时,朋迅速跳到一棵大树上,趁着“布兰”王张开大嘴正在大笑的时候,对准他的喉咙,狠狠地一箭射去。这一箭不偏不歪,正好射中了“布兰”王的咽喉,顿时倒地死了。自从“布兰”王被朋射死以后,“布兰”就害怕人,不敢轻易伤害人了。

洪水滔天

当“布兰”王被猎人射死,尸体被抛入江中以后,奇怪的事发生了:“布兰”王的尸体在江中突然发胀,越胀越大,竟将江水全给堵住了。这一来,江水暴涨了,滔天的洪水向四面八方倾泻,把地上的一切都给淹没了。

洪水泛滥以后,“布兰”全给淹死了,人也被淹死了,只有一对名叫波和南的兄妹由于逃到了卡瓦卡鲁山尖上,才没有被洪水淹死。同他俩一块逃到山上的,还有一对蛇。两兄妹见了,就要把蛇打死。蛇对他俩说:“你们如果要打死我们,你们也不得活;如果放了我们,你们就能活下去。”两兄妹听了,也就不敢把蛇打死,所以蛇就传下种来,到处都是蛇了。

足足过了一代人时间,洪水才被太阳晒干。兄妹俩各自带一根木棒,四处去找人。可是,他俩走遍了天下,也找不到一个人。他俩走了不知多少天,最后又碰在一块了。他俩商量:“现在只有我们俩,我们只好一块住。”晚上,男的睡左边,女的睡右边,在两人中间放了一桶水、一堆柴隔开。等到天亮时,水和柴都不见了,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两兄妹想:也许是天神要我俩成亲吧。两人便商量,哥哥到东山坡,妹妹到西山坡,双方同时滚石头,如果两块石头滚拢在一起,两人就成亲。结果,两块石头滚拢了,兄妹成了夫妻。

波和南两兄妹结婚后,生了九男和九女。在生子女的那天,波和南在山头上倒了一桶水,这桶水流下去后成了九条江。九对兄妹长大后,大哥和大姐住到了东方的一条江边上,成了汉族;二哥和二姐住到怒江边上,成了怒族;三哥和三姐来到了独龙江畔,成了独龙族。其他兄弟姐妹住到了其他六条江边,分别成了六个民族。

在洪水滔天的时候,火被淹熄了,火种没有了。后来,波和南的子孙们就只能吃生东西。一天,人们见一只苍蝇飞来吃东西时,用两只大腿在擦去擦来地搓痒。人们想:用两根木棍摩擦也许会起火吧。人们找来了松明和藤篾杆用力擦,果然起火了。人们一高兴,哈哈大笑起来,不小心将火给吹熄了。但人们已懂得怎么取火了,又重新擦出了火来。从此,人有火种了,再也不吃生东西啦。

彭根朋上天娶媳妇

洪水泛滥以后,人又逐步多了起来。可是地上没有五谷,也没有牲畜,只有靠野菜野果过日子。

在姆克姆达木地方,有一个叫彭根朋的小伙子,虽然已到了娶媳妇的年纪,却不知道如何去找姑娘。他力气大,很勤劳,天天在山上砍树。但头天砍倒的树,到第二天又长成原样了。彭根朋感到很奇怪,想把这件事弄个明白。晚上,彭根朋悄悄地躲在树林里看动静,只见远远走来一个老头,把砍倒的树扶起来接到树根上,立刻树就恢复原状了。彭根朋很生气,急忙跑过去将老头拦腰一抱,想狠狠地揍老头一顿。老头转过头来,笑嘻嘻地对彭根朋说:“我是天神木崩格,今天我是来与你认亲戚的。”彭根朋听了,急忙放了天神,并问天神怎么认亲戚?天神木崩格说:“如果你能办到我说的几件事,你就可以到天上来娶我的姑娘做媳妇。”接着,木崩格指着一棵参天大树,要彭根朋一口气爬到树梢,再爬下来。彭根朋机敏地爬到树上,很快爬上树梢,又迅速回到了地上。木崩格又叫来了一只老虎,对彭根朋说:“你跟着这只老虎走,如果能走到天边,就可以到天上来娶媳妇啦。”说罢,木崩格便飘然走远。

彭根朋跟着老虎上路了。一路上,老虎一会儿怒吼,一会儿狂奔,可是彭根朋一点儿也不害怕,一直紧紧地跟随着老虎。不知走了多少天,突然走到了天边。老虎这才回过头来对彭根朋说:“前边就是你要到的地方,快去吧,天神木崩格正在等你。”彭根朋抬头一看,只见前边是一片广阔的土地,地里长着各种庄稼;树林里到处是各种飞禽走兽。他没走多远,就见天神木崩格果真在这里等待他呢。

天神木崩格把彭根朋领进家里,并叫出了两个姑娘让彭根朋挑选。在这两个仙女中,有一个眼睛生得特别漂亮,但是不洗脸;另一个只有一只眼睛,脸却洗得干干净净。这个只有一只眼睛的仙女,名叫木美姬,她很喜欢彭根朋,愿意嫁给他做妻子。另一个仙女,却愿意嫁给鱼。于是,天神木崩格就将木美姬嫁给了彭根朋,并让彭根朋将木美姬带回人间。人间兴讨媳妇、嫁姑娘,就是从他俩开始的。

当彭根朋和木美姬要离开天上回人间时,天神木崩格送给了他俩稗子、甜荞、苞谷和燕麦种子,各种飞禽走兽,以及一筒蜂种和一筒药酒。机灵的木美姬发现父亲没送稻谷种,便偷偷地抓了些稻谷种藏在指甲里,准备带到人间。他俩上路前,天神木崩格一再告诫他俩:在路上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回头看。

彭根朋和木美姬带上天神给的东西,高高兴兴地从天上走回人间。走着走着,突然身后的各种飞禽走兽大声吼叫起来。木美姬心里一惊,不禁回头看了。这可糟了,跟在他俩身后的飞禽走兽一见木美姬回头,便叫喊着逃走了。他俩急了,立即去抓逃走的禽兽,可惜只抓到了牛、猪、羊、狗、鸡等少少的几种,其余的都逃到深山老林去了,所以独龙族一直只饲养着这几种牲畜。在忙乱之中,那筒蜜蜂也给放跑了,所以蜜蜂现在只在岩石上做窝。那筒药洒也给倒入水中去了,所以,独龙族过去没有治病的药,只会酿淡淡的酒。幸好五谷种子没有丢,他俩到了人间后,就开始种上了稗子、甜荞、苞谷、燕麦和稻谷。从此,人间才开始会种庄稼。

木崩格见地上种出了各种庄稼,心里很高兴。但他想:如果地上的粮食太多了,人会变得懒惰起来。因此,他就从天上撒了许多杂草种子到地上来,让地里长出杂草,只有当人们去薅了杂草后,庄稼才能长得好。一天,木崩格突然发现地上长出了稻谷,感到很惊讶,心想准是被木美姬偷走了谷种。于是,每当庄稼成熟时,他就叫天上的神将粮食收回一些到天上。那些空谷粒,就是被天神收回去了粮食的缘故。

据说:在彭根朋和木美姬离开天上时,天神木崩格还给过他俩一本书。这本书是用兽皮做的,上边写满了字。后来,彭根朋的子女却把书煮了吃进肚子去了,只用脑子记事,因此没有文字留下来。所以,独龙族过去没有文字,只会讲故事,唱调子。

讲述者:当色·顶 孔美金 卜松 鲁腊·顶等

翻译者:孟国才 张联华 和诠等

记录者:李子贤 张文臣 李承明等

整理者:李子贤

选自李子贤编《云南少数民族神话选》,云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高山族神话故事四则

2021-10-12 15:37:00

神话故事

布朗族神话故事一则

2021-10-12 16:03: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