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族神话故事四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高山族神话故事四则

高山族神话故事四则插图

高山族和汉族的来源

萨斯特人(赛夏)传说在很早以前,在台湾的崇山峻岭中,万能的神创造出一批人来,这些人就住在一块儿,形成一个部落,安居乐业,平平静静地过着日子。

有一次,铅黑的天空上突然刮起台风。倾盆的暴雨下个不停。山洪挟带着高山的巨石和泥流呼啸而下,河里的水一尺尺地上涨,一场可怕的洪水顷刻间就冲到人们居住的部落里来。在部落里,人们惊慌失措,母亲顾不了孩子,丈夫丢下了妻子。洪水如狂风扫落叶般地刮走了所有的房屋、树木,也把部落里的人们冲得无影无踪。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部落里有个男人正好站在织布机旁,他匆忙地抓住身旁织布机的经线筒(经卷)。尽管洪水像猛兽般地将他和经线筒冲走,他还是双手紧紧地抓住经线筒,随波逐流,昏昏沉沉地被水流冲到西士比亚山上。后来,雨势逐渐地变小了,洪水也一寸一寸地退到河谷里。这幸运的男人死里逃生,无力地躺在山顶上。

突然,天空电闪雷鸣,西士比亚山顶上出现了一位高耸入云的神。他满怀忧虑地望着山脚下水面上漂浮的零碎的树枝和人们的遗骸。“难道说由神所创造的人类就这样灭绝了吗?”西士比亚山的神难过地低下头来,却瞥见脚下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重造人类的希望涌上神的心头,他顺手抓起那个男人,把他的皮肉投入山脚下波涛滚滚的大海里。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发生了:男人的皮肉一碰到海水,就变成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可爱人儿。他们欢快地泅水,到达岸边就安营扎寨,建立村社,生活下来,这些人就是萨斯特人的祖先。“萨斯特”的名称是神赋予的,这使他们和后代感到骄傲和自豪。

接着西士比亚山的神又把那男人的肠子投入海水中,立即也变成一串长长的人群,弯曲迂回到岛上安居。他们就是台湾汉族的祖先,因为他们是肠子变化来的,所以个个寿命很长,子孙绵延不绝。

这两个不同民族的人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和睦相处,直至现在。

选自谷德明编《中国少数民族神话选》,西北民族学院研究所1984年版

始祖的传说

传说,我们百宛人是由两粒圆蛋变成的。

以前,在一座高山上,有两粒蛋,因为风吹、日晒、雨淋,两粒圆圆的蛋变得光洁光洁的,在太阳光下闪闪发亮!

一天,有一只猫和一只狗因觅食来到山顶,看见这两粒光洁闪亮的圆蛋十分漂亮,就围着圆蛋兜圈子,并且日夜守护着,不让它们受到别的野兽的侵害。

猫很喜欢这两粒蛋,天天对着它们“喵呜喵呜”地叫着,也不时用爪子轻轻地去抓它们、摸它们,晚上还抱着一粒蛋睡觉;狗也很喜欢这两粒蛋,天天对着它们“嗷呜嗷呜”地叫着,也不时用爪子轻轻地去抓它们、摸它们,晚上也抱着一粒蛋睡觉。

日落月起,月落日升,两粒圆蛋一天天地变黄了,变大了,也变得更亮了,映着太阳与月亮的光辉,熠熠闪闪,叫人看了就喜欢。

不久,就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两粒蛋像花蕾一样缓缓地绽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个胖娃娃来——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

猫与狗高兴了!它俩围着两粒圆蛋兜圈子,摇着头,摆着尾,“喵呜喵呜”和“嗷呜嗷呜”地叫着表示祝贺!

说也怪,这一男一女两个小孩,见风就长,长得很快、很快……两个人的脸都是红扑扑的,长着毛,还有尾巴,很像山里的猴子。他俩跟着猫和狗在地上爬,学着走路,也跟着一起去找吃的东西。

在猫和狗的养护下,两个小孩很快就长大了。他俩先学着直起身子采果子,又学着站起来走路,慢慢地就不再爬行了。时间一久,两人的尾巴变短了,身上的毛变少了,手脚也变得更灵活了!但红红的脸上依旧毛茸茸的,还是像个猴子。

在大山的森林里,两个孩子长大了,他俩想学讲话,但是猫和狗不会说话,它们不会教呀!

怎么办呢?

于是,他俩就听森林里的鸟叫,学着鸟讲话哩!

森林里有好多好多的鸟,但他俩最喜欢听两种鸟的叫声——

一种鸟叫:“鸠谷、鸠谷。”

一种鸟叫:“普纳雷、普纳雷。”

他俩就给自己起了名字,男的叫“普纳雷”,女的叫“鸠谷”。以后这也成了我们祖先的名字。

因为猫与狗保护了我们的祖先,所以我们对猫与狗都很敬重,都很爱护它们:不能打,也不能杀,更不能吃,死了就用白布或麻袋包起来葬在土里。据说,这个风俗就是这样来的,并且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搜集整理者:陈炜萍

选自蔡铁民编《高山族民间故事选》,上海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神

鸟的启示

太古之时,在浩瀚渺茫的东海海面上,浮着一个叫波拉图的小岛。岛上红花绿叶,小桥流水,真像是仙境一般。

一天,阿波苦拉扬神乘风而来,轻飘飘地降落在海岛上的一条小河边上。小河对岸,住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女神,名叫塔里布拉扬。他们俩天天在河边相会,亲密地谈个没完没了的。久而久之,彼此关系十分融洽,这一对相互爱慕着的神人最后决定搬到一块儿居住了。

这一年春天,两位神人相约上山游玩。女神在攀走山间小道时,常常被蔓延在地上的野藤绊倒,男神看了十分着急,便弯下腰来把野藤绕到树干上。粗糙的野藤和龟裂的树皮相互摩擦,迸出了点点火星。火星燃着了干枯的树叶,不一会儿,大树便熊熊地燃烧起来了。于是,两位神人便赤身露体地蹲在火旁,烤着山薯吃。火光在他们的身上镀了一层金色的亮光。神人偶然瞥见了赤裸的对方有点异样。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飞来了一雄一雌的两只神鸟,停栖在附近的草地上唧唧喳喳地做交尾的样子。二神见了才恍然大悟,懂得了男女间生育孩子的奥妙。他们便模仿鸟儿那样,生儿育女。天长日久,岛上逐渐热闹起来了。

后来,因为人口繁多,孤岛上的住处拥挤不堪。男神便伐大树造船,带着一些人离开了海岛。

渡船向西行驶,很快地停靠在卡瓦山。上岸后,他们发现此山早被一个凶悍的神人所占,只好慌忙地跑回沙滩旁,将船推入水中,转舵北行,一夜把船开到花莲港附近的塔拉罗马。这儿土地贫瘠,不适于居住生息,他们又只好继续前进。

最后,船行驶到宜兰地方的塔基里树。这儿土地十分肥沃,长满了野生的米和粟。他们在地里播下了带来的薯苗,建屋造房,在这儿定居下来。这些安居乐业的人们相传就是阿美斯人(阿美)的祖先。

选自谷德明编《中国少数民族神话选》,西北民族学院研究所1984年版

神膝相擦生人类

上古时代,拍普土陀山巅峰高耸,直插云端。在山崖上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一天,这块巨石突然裂开,轰隆隆的巨响震撼着大地。在一片白茫茫的石粉烟尘之中,一位男神泰然自若地走了出来。

不久,海面上突然掀起了几丈高的大海啸,海啸引起的狂涛声像打雷一般。海面上小山般的巨浪滚滚向前,朝海边的奴奴沙提左岛袭来。岛上的竹林茂盛密集。转瞬间,海浪涌进竹林,竹林前面的一枝大竹突然噼里啪啦地裂开,另一位男神仓忙地跳了出来,似乎生怕竹片再夹住他。

因为这两位男神都是独生的,所以他们兴趣相投,往来密切,形影不离。有个晚上,他们正并枕安眠,睡得迷迷糊糊,彼此的膝盖相互摩擦了一下,奇迹出现了,一个神的右膝生出了一个活蹦乱跳的男孩,另一个神的左膝生下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孩。这一男一女,就成了后来雅美人的远祖,传说中的神,应该就是原始社会氏族的代表,说明古代雅美人是有两个氏族的。

选自谷德明编《中国少数民族神话选》,西北民族学院研究所1984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水族神话故事八则

2021-10-12 15:20:00

神话故事

独龙族神话故事六则

2021-10-12 16:02: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