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哲族神话故事两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赫哲族神话故事两则

赫哲族神话故事两则插图

白城人的后代

听老人讲,我们赫哲族是白城人的后代。

传说当年岳家军和金兀术打仗,岳家军包围了白城。金兀术早有准备,加强了护城防守。岳家军一连围城半月多,不能攻下城来。大将牛皋想了一条破城妙计。

第二天,士兵们抬着成桶的白酒,来到了城墙下面。他们点起火堆,烤火取暖,开怀畅饮起来。

守城的一个老兵,看见岳家军喝酒,就向他们讨酒喝。岳家军士兵把装着酒的葫芦,扔上了城墙。守城的士兵拿到酒以后,你喝几口,我喝几口,一袋烟工夫,一葫芦酒就喝得精光了。他们又向岳家军讨酒喝。岳家军士兵说:“酒多着哩!可你们得拿麻雀来换,十只麻雀换一葫芦酒!”

守城的士兵连声说:“行!就这么着!”于是他们走家串巷,把整个白城的房檐、树枝上的麻雀窝,统统掏了。最后一数,一共逮了几千只麻雀,换了几百斤酒。守城士兵便你一杯、我一碗畅饮,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

岳家军的探子立即向牛皋报告。牛皋一听,下令说:“三更造饭,五更攻城,马上行动!”

当天晚上,岳家军纷纷在麻雀腿上,尾巴上绑上了火捻,然后点着了火。顿时噼噼啪啪,几千只带火的麻雀,吓得一窝蜂地飞进城里去了。

带火的麻雀飞到哪里,火星一落,那里就燃起了大火。一时间,整个白城火光熊熊,烟雾腾腾。

就这样,岳家军趁着白城城内一片混乱之时,金鼓齐鸣,杀声震天,一举攻破了白城。弄得金兀术蒙头转向,成了惊弓之鸟,只好领着残兵败将,好不容易突出重围,朝着北边逃命去了。

他们走了几个月工夫,来到了萨哈林麻木。这时天空赤日炎炎,大江波浪滔天,附近找不着一只可以渡江的船。金兀术心急火燎,但一时又没有办法,只好在江边搭起帐篷歇脚。

一天,他喝了一通闷酒之后,问他的大儿子:“你去看看,大江封冻了没有?”

大儿子回答说:“父帅,夏天里咋会冻啊?”

金兀术听了,破口大骂:“难道我全军人马,非得在此覆灭不成!来人,把他给我推出去斩首!”

第二天,金兀术喝着酒又问他的二儿子:“你去看看,大江封冻了没有?”

二儿子老实巴交的,也直统统反问说:“父帅,夏天时候,咋会封冻?”

金兀术听了,破口大骂,又命令左右把二儿子推出去杀了。

第三天,金兀术又喝得酩酊大醉,问他的三儿子:“你出去看看,大江封冻了没有?”

三儿子寻思,两个哥哥说没有封冻,都让父帅给杀了,自己若说没有封冻,不是也得杀头吗?他一时犯了愁,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他独自走到江边,对着滔滔的大江祷告起来:

天呀!

地呀!

腾尼莫特!珠林和珠连!

如果我不该死,

如果白城人还能生存,

就请萨哈林麻木结冰三尺,

帮助我们过江吧!

他刚祷告完,天气霎时变得寒冷起来,接着下起了鹅毛大雪,寒风呼啸,如同严冬一般。江面上结起了冰块,互相碰撞,发出了咔咔的响声。不一会儿冰块连结成了一座冰桥,横跨大江两岸。

三儿子看到这个情景,高兴地回到帐篷,对父亲说:“阿玛!天地同情我们,六月天在江上结起了冰桥,让我们渡江过去。”

金兀术一听大喜,派人到江边察看,果真六月的萨哈林结起了一层厚冰,人马行走,安全无恙。这一来,金兀术率领士兵和百姓,顺利地渡过了江。

说起来也真怪,金兀术的人马刚一过江,江上的冰桥就嘎嘣嘎嘣地裂开,化成了水。岳家军追到江边,只好望江兴叹。

金兀术的人马和百姓过了江后,粮草断绝,士兵们只好整日里钓鱼充饥。可是能钓到的鱼很少,不够大家吃的。金兀术又带领亲兵亲将,沿江而上,去寻找吃食。队伍在行军途中,立草把来指路。哪料草把插在沙滩上,被风一吹便转了向,后面的人马迷了路。这些人越走,离开前面的人马越远。最后,他们分散到松花江、混同江、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沿江一带,长期定居了下来,以打猎和捕鱼为生。

后来,人们把当时在江边居住下来的叫“奇楞”,沿江往西走的叫“索伦”,沿江往东走的叫“赫金”。到了清代,才统一族称为“赫哲”。

直到今天,老年人说起那尼傲的祖先,都说是当时的白城人。

传地区:黑龙江同江、饶河

讲述者:吴连贵 葛德胜

搜集整理者:尤志贤 黄任远

选自王士媛编《中华民族故事大系》第十六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怒族神话故事四则

2021-10-12 13:32:00

神话故事

水族神话故事八则

2021-10-12 15:20: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