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祜族神话故事两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拉祜族神话故事两则

拉祜族神话故事两则插图

人类的起源

据说远古时代,世间还没有人烟。后来,从葫芦里出来一男一女,哥哥名叫扎底,妹妹名叫娜底,两人周游大地,却不见一个人影,他俩告诉天上的神仙说:地面上冷冷清清,空无一人。神仙就叫他俩结婚,以繁殖人类,兄妹两人感到很害羞,没有答应。

可是兄妹俩因常居住在一起,妹妹就怀了孕。一天,妹妹在南亚河边生下了一个小孩,却让河水冲走了,神仙发现他俩的脸色不对,便追踪至南亚河边,把淹死了的孩子捡回,用刀割成若干块。先用白布包了一块,就变成了拉祜族;其次用绸布包了一块,变成了汉族;再次用滑绸布包了一块,则变成了傣族;第四用黑布包了一块,就变成了哈尼族;第五用红布包了一块,则变成了布朗族;第六用绿布包了一块,便变成了阿克(哈尼族支系);第七用灰布包了一块,则变成了彝族。

(根据龚佩华、王树五《勐海县巴卡囡、贺开两寨拉祜族社会历史调查》中有关拉祜创世神话部分整理。)

整理者:杨毓骧

选自李子贤编《云南少数民族神话选》,云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牡帕密帕

勐呆密呆

古时候,没有天地日月星辰,不分白天黑夜,世间黑茫茫一片。宇宙像悬空的蛛网,天神厄莎和他的助手就像蜘蛛居住在蛛网中间。厄莎同两个助手扎罗、娜罗商量,应该造天造地才好。厄莎便叫扎罗去造天,叫娜罗去造地,他们造了七天七夜,天地就造成了。可是扎罗贪玩,把天造小了;娜罗勤快,把地造得很大,天小地大合不拢。厄莎用藤子做地筋,才把地收拢。从此大地上出现了高山、深沟、大河和洼地。天地造好后,地上红彤彤一片,什么也没有,厄莎种下一粒芭蕉籽,“用绿缎子做芭蕉叶,用绸子做芭蕉杆,用金子银子做芭蕉根,芭蕉树活起来了”。可是世界上没有水,厄莎又搓下脚汗手汗,做出青蛙和螃蟹,青蛙螃蟹去找到了水;厄莎按照手上的花纹,“开出九十九个出水口,开了九十九条大江河”,大地上便有水了。厄莎又种出刺腊拉棘的参天大树,枝叶和果实纷纷掉落,变成了地上的花鸟木石,水中的鱼虾,空中的飞禽和山上的野兽。万物有了,可是没有人,厄莎经过艰辛劳动种出葫芦,被老鼠啃通,便有了扎笛、娜笛两兄妹。“扎笛、娜笛呀,长得像月亮一样白,长得像太阳一样亮,吃的是最甜的蜜,喝的是最清的水,用的是最好的东西。”扎笛、娜笛长大了,可是不知道成婚,厄莎给他们讲述结婚的道理:“太阳月亮手牵手地走,山箐山梁从小相好在一起,天合着地皮,白天晚上不分开。地上的东西,样样配成对,扎笛、娜笛也该配成双,像花木雀儿形影不离。”扎笛、娜笛回答厄莎:“我们同由一处来,只能做兄妹,不能成夫妻。”“扎笛跑到阿基山,娜笛跑到阿约山,山山相隔看不见。厄莎神法大,把两座高山并一起。”“扎笛跑到月亮里躲,娜笛跑到太阳里藏”,厄莎使用滚筛子簸箕、弹响篾,在芦笙里放相思药等办法使他们成婚,才繁衍出了九双人来。“天上飞鸟在叫,地上野兽在吼。它们盯着扎笛娜笛,一心想吃人肉。”厄莎知道了,就设法叫飞禽走兽自投罗网,保护九双孩子长成人,并繁衍出后代。厄莎又教他们打猎,用扫把草叶割兽皮,用石斧竹刀割肉,然后根据吃猎物的不同方法和叫法分出了九种民族。最后厄莎又教人们盖房子、寻谷种、种地,欢欢乐乐地过新年。

雅卜与乃卜

远古的时候,刺腊拉棘树倒下之后,树身变成了龙,树根变成了蟒蛇,叶子变成大动物。龙和蟒蛇在大地上活动着,“公龙滚九下,变成九个坝子;母龙滚九下,变成九块地;蟒蛇翻九下,变成九条大河”。在一座峰峦重叠的山峰上,有着兄妹二人,哥哥叫雅卜,妹妹叫乃卜,同住在一起过着采集狩猎的生活:“雅卜乃卜去采菜,早上找到阿沃山,晚上找到阿戈山。在一棵大橙树下,有九窝蜜蜂,酿出蜜来甜又甜。阿哥来掏蜂蜜吃,阿妹来掏蜂蜜吃……”他们就这样成天转呀转的,后来在罗果罗买山上定居,盖起了茅屋。有一天出去打猎:“哥哥和妹妹,分头去打猎。妹妹打到一只马鹿,拿回来分成九份,分给九种民族吃,哥哥也得吃。哥哥打到一只豪猪,不让人看见;妹妹只见猪毛有手肘长,不知身子有多大,妹妹从此生了气。”哥哥和妹妹分开了。妹妹在茅屋前边种出一蓬苦凉菜,一年四季绿油油,摘了又发,吃也吃不完。而哥哥每天爬山去打猎,找菌子,风吹雨打太阳晒,日子真难熬。当他们看到地上的蚂蚁是那样成群结队地寻找食物多自在时,便感到“还是共同劳动好”,于是又请老鼠来说和:“阿哥请来小老鼠,请它去见阿妹;阿妹请来小老鼠,叫他去找阿哥。小老鼠呵鼻子尖,小老鼠呵把口开:‘阿哥阿妹来请我,你俩以后不要再分开!’阿妹阿哥合拢来啦,男人女人也不分开啦。”从此兄妹成了夫妻,一齐劳动,繁衍出了后代。生产劳动没有合适的工具,二人去寻找铁匠,“用麂子角来做钳子,用麂子头来做砧子,用麂子身做风箱,用麂子屎当烧炭”,打出了锄头、犁头和犁耙等农具,在三座山梁三条箐上种了谷子,全都得到大丰收。“寨子定下啦,生产兴旺啦,就是没有当家人。选出阿朵做头人,选出阿戛当头人,阿朵阿戛来管理寨子。”于是子子孙孙繁衍不息。

勐属密属

过去我们拉祜人,居住在南本八卡,不知住了多少年,不知传了多少代。没有饭吃没有菜,只把飞禽走兽打,只把山茅野菜挖。

有一天,太阳快要落山时,这群游猎的拉祜族男人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只死马鹿,它的蹄子上带着肥沃的泥土,角上绕着一根笔管草。大家拿着那块肥土和那根笔管草,到处去寻找这块地方:“跨过千条大河,翻过万重高山,找来又找去,找去又找来。”寻了三年零三月,才找到了勐缅木缅的地方。“多好的勐缅木缅坝,圆圆的像个银碗,绿绿的像颗宝石。山也好,水也好,九十九个出水口,流出九十九股清泉水。晶亮的水塘,宽得望不到边,平得像镜子。墨绿的森林,像柄大雨伞,把坝子盖圆。”于是大家用刀耕火种的办法种植了类似粮食的野生植物——“南”和“亥南”,并获得了丰收。这时他们想起了在南本八卡的妻子,便返回家乡去找。但眼前只见到一片荒凉景象,妻子已在三年前就被迫到汉官家里帮工度日去了。他们寻到女人们住处,凶恶的汉官不准他们见面。聪明的扎迫想出了办法,他带着男人们上山去砍下金竹子,做成许多响篾,偷偷丢进水井里。娜迫来打水,响篾随水淌进桶里,捞起来一看,知道是自己男人做的,她“左手拿响篾,右手篾上弹”,勇敢的扎迫听到响篾声,连忙拿起芦笙诉离情,于是双方得相认。接着男人们按照女人们的嘱咐赶回勐缅木缅坝种植起小红米来:“左手拿火石,右手拿火链,用力打三下,打出火星来。捡来茅草吹三下,火就燃起来。熊熊的火焰,烧光了山坡,烧遍了凹地;找来树疙瘩,做成木锄来挖地,要种小红米……多壮的小红米,狼尾巴样粗,马尾巴样齐。收了九间仓,装满九个囤。”有了小红米,扎迫率领大家,“一步迈过一个山梁,一步跨过一条山箐”,又到汉官地方去。女人们接了小红米,把它酿成许多美酒,请汉官家主人喝。主人被灌得醺醺大醉;她们便跟着男人逃了出来。临行时还带走了两个主人的小孩子。待主人酒醒发觉,忙来追赶,已经赶不上了。大家回到勐缅木缅坝,住的房子早已盖好了,“住满了九条箐,住满了九架山”,并逐渐学会了种谷子,学会了舂米做饭:“找来栗树做碓窝,找来栗树做碓嘴,试着舂三下,谷子成了米。”于是大家欢欢喜喜地过年。

然而过了不久,一场激烈的战争爆发了。原因是他们从汉官家逃出时带回的两个小孩长大了,到寨子边放牛时,用木炭在笋叶上写了信,顺水漂流而下,告诉他们的父母快来攻打勐缅木缅。汉官家得到信息,就集合人马,拿着刀枪,沿河而上前来攻打。激战结果,汉官家打输了。他们生气地回去,砍下竹子做了“九筐九箩”好响篾,来跟拉祜族姑娘们换去了“九筐九箩”弩发销,待到汉官家再次来攻打时,男人们连忙从墙上取下弩弓,准备决战,可是扳机发销不在,不能发射,只好慌忙逃出勐缅木缅,迁移到勐捻坝去。在那里,拉祜族人民又重新经营,上山砍树割茅草、盖新房,寨旁种植各种树木,寨前种芭蕉树,寨后栽茨竹林,砍了竹子做芦笙。不但种出水稻,而且种出棉花、甘蔗。棉花丰收了,“纺出线来织成布,像孔雀尾一样漂亮,衣服缝出来啦,像喜鹊毛一样好看”。

选自毛星主编《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下),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神话故事

基诺族神话故事两则

2021-10-12 20:19:00

神话故事

傈僳族神话故事四则

2021-10-12 21:34:00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