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草原——动物大迁徙的王国

苏丹草原在哪里

地理位置:非洲,北界撒哈拉沙漠,南接几内亚湾沿岸和刚果河(扎伊尔河)流域的热带森林,东邻埃塞俄比亚高原,西濒大西洋。

重要数据:大部为海拔500—1000米的高原。

以热带草原为特征的一个非洲自然地带。北界撒哈拉沙漠,南接几内亚湾沿岸和刚果河(扎伊尔河)流域的热带森林,东邻埃塞俄比亚高原,西濒大西洋。

苏丹草原——动物大迁徙的王国插图

苏丹草原特点:

■苏丹式气候的草原

大部为海拔500—1000米的高原,夏湿热,冬干热,降水量自北向南递增,植物以1.5米以上的禾本科高草为主,有少量落叶乔木和伞形树木,还有特殊的猴面包树;食草动物丰富,并有猛兽;居民从事农牧业,盛产棉花、花生、玉米等,牲畜多牛羊。

这里鲜有大象、长颈鹿等体型庞大的动物的影子,也少见狮子、猎豹等食肉动物威严惊悚的面孔。但每年5月过后从印度洋吹来和煦的夏季风催熟了草原的雨季,干燥荒凉了半年的草原从沉寂的旱季中苏醒过来,敞开胸怀承受五六天一场颇有规律性的雨水,于是一人多高的野草几周功夫便疯长起来,这里也就成了小动物们的世界。

■草原的野情异趣

天空湛蓝宁静,澄澈高远,像孩童们天真无瑕的眼睛那般清纯。太阳暴躁的脾气温和了许多,俯瞰大地的目光温润起来。雨水过滤的空气糅和了青草和野花的芬芳,清凉的风把原始美丽的气息吹透你的身体。茫茫荡荡的草原把碧绿延伸到蔚蓝的天际线,稀稀落落的阿拉伯胶撑开树冠,由远及近,从低到高,成为这天然背景下清逸的剪影。红的、蓝的、黄的各色不知名目的小野花,优雅大方地从草尖上探出头,抓紧新雨季节,竞相展示自己的美丽。

树丛里,珍珠鸡白色的,灰色的,黑色的,扑煽着不灵巧的翅膀,为自己的生计忙碌着。路边取土留下的大坑,积下了雨水便成为一片池塘,成群的野鸭站在树枝上,给塘边的树镶上白色的羽衣。还有的树枝挂满了琳琅满目的鸟窝,椭圆状柚子大小的鸟窝,就是小鸟们勤勤恳恳,用嘴巴衔来一草一木,精心营造的休憩的巢穴。看看水塘边一群群羽毛光亮鲜艳的野鸟,这就是鸟窝的主人,即使悄悄走近了,依旧旁若无人地叽叽喳喳,引水嬉戏。还有那成片起舞的蝴蝶,抖动着五彩缤纷的翅膀,它们都是草原上最快乐的小精灵。这里是它们和谐安逸的世界,人为的闯入,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和目的,都是一种破坏甚至侵犯。运气好的时候,变色龙会从面前匆匆忙忙地穿行而过,给你一次难得一见的表演。当然,不要忘记,蛰伏了一个旱季的蛇类,巨蜥,也从厚厚的土层中爬出来,蠢蠢欲动,打探外面的最新消息,伺机捕获自己的猎物。此时那些放开嗓门高声欢叫的青蛙,面临的风险是最大的。

■世界十大之一的自然旅游奇观

塞伦盖蒂是坦桑尼亚西北部至肯尼亚西南部的地区,南纬1至3度,东经34至36度,面积3万平方千米,约70种大型哺乳类动物和500种特有鸟类,半年一次的大型动物迁移是世界十大自然旅游奇观之一。

苏丹草原有明显的雨季和旱季之分,在旱季,地上部分的植物枯死,食草动物缺乏食物,只能迁徙,而食肉动物也追随迁徙。因为季节原因,百万头的角马,数十万计的斑马、羚羊组成声势浩大的队伍,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保护区前往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沿途狮子、花豹、鬣狗尾随,鳄鱼开始在狭窄的马拉河两岸聚集,准备分享即将到来的盛宴。

每年5到6月,草原上的青草被逐渐消耗,漫长旱季让所有的动物饥肠辘辘。角马、斑马等数百万食草动物为了生存,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的国家公园北上,跋涉3000千米,展开凶险而艰辛的迁徙。

在逃过埋伏在草原的狮豹、隐藏在河中的鳄鱼后,它们来到肯尼亚境内德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短短两三个月后,它们再次不辞辛苦,追寻青草返回塞伦盖蒂。

饥饿、干渴、体力不支,被天敌猎食……只有30%的幸运者能回到出发地。而跟它们一起回来的,还有40万旅途中“制造”出的新生命。

这就是每年都会发生在苏丹草原上的大迁徙故事——“动物大迁徙”。

知识链接

阿拉伯胶(E414,也称为阿拉伯树胶)有着复杂的分子结构,主要包括有树胶醛糖、半乳糖、葡萄糖醛酸等。是一种天然植物胶,取自一种名为Acacia的树,由树的汁液凝结而成。品质良好的阿拉伯胶颜色呈琥珀色,且颗粒大而圆,主要产于非洲。目前也有经过精制过程而得的粉末状阿拉伯胶,使用上更为方便。

科普知识

北新大陆草原——逐渐退化的大陆

2022-8-1 9:26:28

科普知识

马萨伊草原——野生动物的王国

2022-8-1 9:30:21

搜索
隐私政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