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的故事:班廷—糖尿病的克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大家听过糖尿病吗?糖尿病是因为某些因素而导致血液中的血糖不断的积累,最终这些糖分会随着人体的尿液排出体外。糖尿病的主要症状是血糖含量偏高,而且糖尿病会带来许多并发症。糖尿病在今天看来比较常见,算不上一种很大的疾病,但是,在2世纪20年代以前,糖尿病可是一个不治之症。一个彪形大汉如果患上糖尿病之后就会以极快的速度消瘦下去,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个骨瘦如柴的人,而在当时,医生治疗糖尿病的办法也只有控制饮食,病人只有通过慢性饥饿疗法才能延续生命,但最终难免一死。

科学家的故事:班廷—糖尿病的克星插图

弗里德里克·班廷

有一名年轻的外科医生挑战了可怕的糖尿病,在同伴的帮助下,他成功地战胜了糖屎病,给糖尿病患者带来了福音,他就是加拿大医生弗里德里克·班廷。

1891年11月14日,班廷出生在加拿大的阿里斯顿。班廷的妈妈在生他时留下了病根,一直卧床不起。母亲的病痛给班廷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他对母亲十分孝顺,常对母亲说:“我长大了一定要当个出色的医生,把妈妈的病治妤!”在班廷18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多伦多医学院,实现了儿时的梦想。他在医学院里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一直朝着一个目标在努力,那就是将来当一位名医。可惜的是,班廷的母亲没有等到这一天,在班廷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她就因病重去世了。

在班廷大学毕业那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班廷应征入伍。在欧洲战场上,班廷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挽救了许许多多士兵的生命,而他自己从前线回来时,胳膊上却带着一块很深的弹伤。面对主张截去那只胳膊以保住性命的外科医生,班廷表现出了一股倔强的顽强:“我非要留下这只胳膊不行!我是一名外科医生,没有胳膊,就等于没有了生命!”

战争结束后,他回到了加拿大,先在多伦多儿童病院当了半年住院医生,后來又在安大略州的小镇伦敦城里挂牌开业,但是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为了糊口,他在安大略医学院找了一个实验示范教员的临时工作。

科学家的故事:班廷—糖尿病的克星插图(1)

工作中的班廷医生

就在1920年10月30日的夜晚,一个奇妙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从此便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这天晚上,他必须准备第二天的示范实验。实验的内容是胰脏的功能。教科书上说,胰脏在消化食物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它是一座多功能的、了不起的发酵厂,冇一种神秘的分泌液经由胰管流入小肠,它能消化糖,分解脂肪和蛋白质,供人体吸收和利用。人如果没有胰脏,就会得糖尿病死掉。班廷想,学生们一定会对这些感兴趣的。他要通过实验告诉学生们,正是这些不起眼的胰岛保护人们不得糖尿病。

准备到这种程度,班廷相信示范实验课一定会成功的。该睡觉了,班廷随手拿起刚收到的医学杂志,心不在焉地翻着:“咦,太巧了,这儿有一篇关于胰脏和糖尿病的报告。”班廷想到了备课内容,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念头:“能不能为治愈糖尿病做点事情呢?”整个欧洲和美国有几百万糖尿病患者,成千的人正在死去。想到这些,他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是一名正在惨淡经营收入低微的外科医生,不得不当临时讲课教师来维持生计。他忘记了自己只是一名外科医生,而糖尿病却是典型的内科疾病。只想到,作为医生,不能解除病人的痛苦,那还算什么医生!

班廷躺在床上,思维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他冥思苦想,觉也睡不着,就在冥冥之中,他好像悟出了一些治疗糖尿病的办法。

班廷决定到多伦多大学医学生理系,找麦克洛德教授,他是北美著名的胰脏生理和病理方面的专家。班廷不顾老师、亲友的劝阻,关闭了诊所,辞掉了临时教师的工作,准备一心搞硏究。他拿出了像不让锯胳膊时一样的圄执和顽强劲,终于说服了大名鼎鼎的麦克洛德教授。其实他要求的实验条件,对于教授来说太容易满足了。他只要10条狗,一名助手,做8个星期实验在阅读了大量有关糖尿病、胰脏以及知名研究者们如何想尽方法仍未能挽救糖尿病患者的书籍数据后,班廷终于开始了他的科学实验。就在多伦多医学大楼一间狭窄阴暗的小房间里,他拥有了10条供实验的狗和一名21岁的学医学的实验助手查尔斯·贝斯特。贝斯特是个对生物化学十分熟悉的年轻人,他对测定狗的体液和血液中确切的含糖量等问题驾轻就熟。这正好弥补了班廷在这方面的不足。

班廷是一位极其出色的外科医生,他进行的手术无可挑剔两位年轻人都干劲十足,丝毫不觉得8周时间对于解决医学上的一个最复杂的难题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实验开始了,他们給10只狗做了手术,一次次地失败,他们吸取教训,重新再来。实验在炎热的夏天继续着,8个呈期也悄悄地过去了。贝斯特的报酬没人支付了,只好算班廷向贝斯特借钱。现在哪怕用辆拖拉机也休想把班廷从工作台旁拉走,因为他们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他们乘麦克洛德去欧洲讲学的机会,又继续借用了他的实验室干了起来。

经过反复实验,班廷和贝斯特终于发现胰岛提取物具有维持糖尿病狗生命的作用,他们给它取名为“岛素”。然而,为了维持1条狗的性命,却用了5条狗的胰脏,这就等于杀死5条狗使1条狗活命,简直太荒唐,太胡闹了。

那么怎样才能得到更多的岛素而又不杀死狗呢?班廷想到了屠宰场。不久,他和贝斯特从屠宰场带回了9只牛的胰脏。他们用从牛胰脏中提取的岛素给第一条患糖尿病的狗注射后,狗的高血糖直线下降了。

他们的实验速度加快了,一切也都变得顺利了。他们决定把实验从狗身上转到人身上。谁来做第一次实验呢?谁也不敢担保在人身上做这一实验没有危险性。然而,对于科学的献身精神使两位年轻的探索者都争着要在自己身上做实验。

“贝斯特,不要争了!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可以继续把实验做到底。”班廷坚定地说。

“不,你的技术更熟练,应该受到保护的是你,而不是我。”最后,两人先后在自己身上做了人体实验,明了这种能救活狗的东西对人体是无害的。他们决定把这种胰脏提取物岛素用在病人身上。

乔·吉尔克利斯特是班廷在医学院时的同学,他得了严重的糖尿病。本来性格开朗的他变得郁郁寡欢。他知道医学界对糖尿病束手无策,只能采取饥饿疗法。他靠个婴儿的食量勉强维持着生命。1921年秋天,他碰上了老同学班廷。班廷对他说:“乔,说不定我很快就可以治你的病!”第二年,生命垂危的乔来到了班廷他们的实验室,贝斯特马上给乔注射了一针岛素,大家都坐下来静观效果,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仍不见效果。班廷失望了,他以为岛素只对狗有效,而对人无效。他不敢正眼看乔,径直跑出了大门。

其实班廷太性急了。贝斯特劝乔留下,并耐心地说:“乔,我们再做一次。”乔耐着性子配合贝斯特又打了一针。过了一会,乔逐渐感觉好多了,几个月来他第次觉得自己的头脑突然清醒了,两腿也不再沉重了。贝斯特冲出大门,他要赶紧把这一消息告诉班廷。乔吃了几年来第一顿正经的晚餐,三个人都以为他已病愈了,可是第二天,乔的两腿又沉得抬不动了。没关系,再打一针,就这样,乔用尽了班廷和贝斯特所有的岛素。他们又陷入了困境这个时侯,一直在幕后的麦克洛德教授意识到了这两个毛头小伙子的研究成果在医学上的价值。他暂时丢下手头的研究,带领全体助手,投入了班廷和贝斯特的工作。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岛素改名为胰岛素,他们分几路人马,使胰岛素的研究速度加快了。

不久以后,班廷出席了在美国纽黑文召开的全美医学大会,在众多专家面前,有些紧张的他结结巴巴地宣读了他的胰岛素论文。消息不胫而走,许多得了糖尿病濒临死亡的人抱着一线希望找上门来,可是班廷他们制得的胰岛素太少了,而希望得到它的人又那么多。大量制取胰岛素,成为多伦多大学医学系全体人员的共同愿望。

在这期间,麦克洛德教授前往美国,出席了美国内科医生最权威的机构美国医师协会的会议。该组织学术地位极高,相当有影响力。麦克洛德教授向协会报告特大喜讯;找到了医治糖尿病的一种方法。这消息就像体育比赛爆出的冷门一样,令人欢欣鼓舞。一时胰岛素成了世界上传诵最多的词汇。麦克洛徳教授的论文,为班廷和他的同事们呼唤来了一大批同盟军,全世界许多医学实验室,都在进行着制取胰岛素的工作。

1925年,美国生化学家阿贝尔终于制得了胰岛素结晶。后来,贝斯特等人也在技术上取得了重要突破,一批批毒性更小、药性更强的胰岛素被制取出来了。糖尿病患者可以有充足的胰岛素来进行洽疗,尽管身上布满了针眼,然而再也用不着饿肚子了,他们能很好地充满希望地活着。为减轻糖尿病患者的痛苦,专家们又研制了浓缩的胰岛素,它几乎可以使病人完全康复。
班廷对科学的无私献身和对医学研究的执著,使他在历尽艰辛困苦之后终于获得了成功。他对胰岛素的发现是绝无仅有的重大发现,人们将永远铭记着。

为了表彰班廷发现胰岛素,为糖尿病的治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与麦克洛德共同获得1923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因为奖金给了仅仅是提供给班廷实验室麦克洛德一份,而没给他的得力助手贝斯特,使得班廷大发雷霆。后来,有人很不容易劝服班廷接受了奖金,他将自己的奖金分给了贝斯特一半。

为了引起全球对糖尿病的警觉和醒悟,1991年,由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糖尿病联盟共同发起了“世界糖尿病日”,日期定为每年的11月14日,这一天就是班廷的诞辰

以上就是童乐福儿童网科普频